There Is No Better Than Here Ⅱ

    本来只想写校园小言的,这怎么就越写越画风突变了起来呢…所以如果以为是这个的就请不要往下了…。

    依旧是一点也不温油的阿力+持续尬聊现场。


     毫无悬念的第一名,是Alex.

        虽然校内具有明星天赋的歌喉不在少数,但评委们只需要一个人来担负在汇报演出时向领导们表演的重任—— 一个有别于女孩子们纤细的假声而是具有穿透力的嗓音;一个被赋予了真正的舞台气质能够有独唱的勇气,而不是三无成群上台浑水的真正歌手。

        而那个人就是Alex,稳重而又不失活力的气场,给人以一种经历了种种而换来的自信之感。

        Tommy在逼着自己听完了所有同学的名次之后呼出了一口气。这样的结果,至少使我刚才看上去不那么傻了吧,Tommy这么想,毕竟那是第一名,大家觉得好听——我觉得好听,也都是正常的。希望不会被认为是小迷妹什么的才好。Tommy一向在意自己的形象,那种生硬地引起别人注意的方式,Tommy以为他从来不会用到。

        像被鬼附身了一样。他明明是第一次听ALex唱歌,也是第一次听到那些旋律。明明是这样。

       一想到刚才Alex拆穿自己傻乎乎的谎言的事,刚刚退下去的热量又都涌上了Tommy的脸颊。他赶紧抓起在和Alex搭完话之后就几乎没再碰过的小说,站起身跟随同伴缓慢地在退场的人群中移动起来。在和Gibson搭着话时,他小心翼翼地瞥向四周乱哄哄的人群,却没能找到什么。

       在尽量不挤到人的前提下逃一般地离开那个使自己心烦意乱的大礼堂,迎面吹来的寒风不客气地提醒了Tommy冬天的到来。
      无奈地扭紧领口,Tommy向同伴打了个招呼,自己则开始在校园内不紧不慢地溜达起来。——奇怪,他倒还不是很想回教室。新鲜空气有助于使头脑清醒。他这么对自己说。

      不大的校园,几幢或高或矮的中世纪城堡似的灰黑色建筑就填满了其中,在这样的寒风下显得了无生机。               这绝对不是一所拥有什么艺术氛围或是优美环境的学校。Tommy在心里吐了下舌头,把目光从建筑物的一扇扇窗户里闪动的人影上移开,转向那灰蒙蒙的天空。本该是蓝色的天空,可能由于寒潮的原因而带上一抹铅灰色。这种颜色,却不知怎的给了他一种熟悉而又遥远的感觉。

       就像确实存在于脑海里而又被主观抹灭掉了的过去。

       曾几何时,Tommy仿佛也这么站在几幢土灰色的建筑物之间,抬头望向那片令人向往又为之敬畏的天空。静谧的天空一隅,连一只候鸟飞过的扑棱声,都可以和轰轰隆隆的战斗机一般清晰。而依稀还记得自己上一次这么仰望时的心情,却全不若现在这般安逸……

       "嘿!"一股不合时宜的力道冲上了Tommy的肩膀,那一瞬间Tommy思绪断裂的瞬间感受,就好像一位哲学家在仲夏夜坐在自家的竹椅上摇摇晃晃冥思苦想,就在似乎快要接近生命真理的时候被几声蛙叫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Tommy就是觉得自己刚才在想的问题和人类起源几乎同等重要,然而,它被打断了。被Alex.  

       还能是谁。有点不受控制地紧皱起了眉头,但在转身之前,Tommy就很快把表情调整了过来。
 
       或许是冷风的原因吧,现在被那双绿色的大眼睛注视着,倒不像先前那么不自在了。

       "Tommy,是吧,"容不得Tommy任何插嘴的余地,男孩也裹紧着大衣,却是一脸喜气,(或许是得了第一的缘故吧,Tommy这么想,瞧把他乐的。)而他呼出的那些纯白色水汽几乎就能碰到Tommy的脸。Alex自顾自地说着:"你是唯一一个除了我朋友之外,在我下台之后夸赞过我的人。而事实证明你又确实很有眼光,所以,嘿,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并不十分确定像Alex这样的人会没有一大票的迷妹争着吹他,Tommy下意识地想着要怎么质疑他这句话里诡异的逻辑。然而在看到他脸上不自觉出现的酒窝和那大写的期待神情后,下一秒的Tommy脱口而出道:"什么机会?"   
     一瞬间,那酒窝变得更深了——Tommy发誓真的从来有注意到过有这样的。仿佛深到足以让人塞进手指的第一段关节,还能陷在里面转几下的那种。而就在Tommy还回味着Alex是不是有什么控制心灵的魔法时,他发觉自己已经在跟在了Alex身后了。

       去他们的"专属音乐创作基地",就这么说的。实际上Tommy知道,无非就是某幢破楼里被废弃了的某个教室而已,经常被一些社团或是精力过剩的学生承包下来搞事情的那种。事实也不出所料。

      也不知道Alex那看上去健壮的身体是不是天天跑楼梯练出来的,Tommy呼哧呼哧地跟着他一路小跑上了五楼。
      幽暗狭窄的楼梯间,每一级楼梯不但高还向下倾斜,让人总有种踩不稳的感觉。

     设计这楼的人怕是没自己走过这些破台阶。Tommy暗自嫌弃着。

     有几次Tommy盯着走在自己上面的Alex,正好看到他那结实的小腿上下交替,每次都当好用脚尖点一下台阶就稳稳地上了下一级。手臂也在腰间小幅度地摆动着,那敏捷的姿势仿佛在嘲笑Tommy踩楼梯发出的沉重的踏踏声。

      "可真够高的。"终于算是到了。
      "这样乐器的声音才不会被值班老师听到啊。"Alex神秘地眨眨眼,推开一扇印着模糊数字的木门,"而这样他们就不会发现……"

      "嘀——"熟悉的遥控按键声,教室角落里的一个物体开始应声而动起来。

      "是个取暖器!"Tommy惊讶地望着那个在校内不常见的物件,"这里居然还有电力供应?""或许只是和其他的连在一起,而他们又以为这间的坏了吧。"Alex朝他笑笑,伴随着令人难以琢磨的耸肩动作。他踢开地上散乱的乐谱和零食袋,走向靠在一面有窗户的墙下的木吉他。这可不像是个艺术家的作风。

      Tommy轻轻地带上门,好奇地环顾这个破破落落却摆满了各种稀奇古怪乐器的小教室。自己在礼堂里听到的那首歌,估计就诞生于这里了。Tommy随手抓起一张乐谱试图弄懂上面扭曲的音符,而不知何时,Alex已经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那把吉他也已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Alex的怀里。
       "那么,那边张来望去的朋友,准备好来听我弹奏一曲吗?"   

      认真起来的Alex神情不再是笑盈盈的,而是专注地盯着琴弦。Tommy则盯着他。一双看着就很有力的手,似乎还留存有不属于吉他的印记。而此刻,那双手却是在小心地拨动着琴弦,在近乎虔诚的目光下,配合着那些模糊不清的歌词。而那低沉轻柔的嗓音,正好和正在启动的取暖器发出的声音形成了诡异的和谐。

      他真的很喜欢这些东西啊,Tommy在注意到地上有多脏之前就坐在了上面,然后便只是细细地聆听着,暗自感叹。

       "都是你自己写的吗?这些。"
      "不全是。"Alex抬起头,一绺黑发遮在了他的额前,"也有我听来的和朋友想出来的。咳,我说,这几段旋律,你有听过吗?"
       "……没有啊,抱歉。"Tommy疑惑地摇摇头。"我平时不怎么听歌。"  
       “不是……哦,没什么,我还以为你和我心有灵犀呢。"Alex轻笑道,微微眯起的眼睛直视着Tommy的。
      "那会儿是我乱说的…我真的没听过。"Tommy慌了神,知道他在指大礼堂里的事,便躲闪着换了个坐在地板上的姿势。可在移开目光之前Tommy分明看见了,在Alex的眼中一闪而过的失望,和一丝他还不能理解的黯淡神色。
       取暖器无疑已经起作用了。Tommy不得不又敞开领口以适应温暖的空气,这样舒服的享受在冬天可不常有。Alex突如其来的热情,和这样让自己思维发生混乱的问题和旋律,都在此时都一下子涌向了Tommy.   

      "我不明白,"他于是缓缓地开口,仍旧盯着Alex拨弦的手,"你为什么要让我来听你的歌?"或许你能给我答案,随便什么的。

       "没什么了,想交个朋友而已。"可他只是笑笑,而Tommy这次并没有看见他那令人印象深刻的酒窝。Alex飞快地瞟了一眼Tommy,只看到了他扑闪的睫毛和微蹙的眉头。他欲言又止地咬了下下唇,很快又故意用力地抽动了一下鼻子,板着个脸重新低下头。

       还不是你说的,听过我的歌,而我以为你真的能记起来了。

       吉他奏出的音符开始不成调子,室内只剩下取暖器发出的突突声。Tommy盯着Alex看了很久,琢磨着到底自己说错了什么。可那该死的取暖器啊……硬是让Tommy的思维慢到了极致,Alex或许也一样。因为他似乎也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竟然没注意到他已经把一个客人晾在一边了那么久。

       不知为什么,Tommy却也不觉在意,这样的气氛怪适合他们的。这样的Alex,就算表现地再怎么僵硬,Tommy也能看出那不是真正的他自己。因为在他皱起的眉头下面,有着那双和海浪一样颜色的绿眼睛。而他就在对面不远处安静地坐着——就在Tommy能碰的到的地方。语言和问题在这里显得没有必要。思考也是。

       Tommy没再去深究什么。直到他感到自己的腿开始失 去直觉,而Alex放到面前的谱子也已经绕完了一轮,他才歪歪僵硬的脑袋,深吸一口温暖的空气,决定来打破沉默:"嘿,到晚饭的时候了吧。你饿了吗?我今天带来了些果酱面包,我妈做的。"提到妈妈的时候,Tommy的脸上不自觉地泛出了微笑,而Alex那猛然抬起头的样子却像是要生吞一只癞蛤蟆。  
      "果酱面……我,我不饿。"   
     看着Tommy逐渐皱起的眉头和一脸"这个人怎么回事"的表情,Alex只得撒谎到:"我今天早上和中午都吃了果酱面包,你能体会那种感觉的,对吧。"  

      "哦…那好吧。Gibson或许要找我了。"Tommy抬起手腕,飞快地瞟了一眼手表,看时间不是目的,但好在Alex还有足够的情商理解这个明显的暗示。  

      "……我来送你。"木吉他被不温柔地放在了地上,震起几许尘埃。Tommy一度看到Alex的脸又沉了一点,然而又一次一头雾水地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Alex笨拙地站起身,晃了晃僵直的手臂,Tommy能看到他小臂上精瘦的肌肉线条,随着动作微微鼓起。

     "没事的。"Tommy笑了笑,想要让自己显得尽量和善,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知道Alex的烦躁不是在针对自己,"下次让我请你一顿好的吧。就当做是这次的回报。这里就和能听到个人演唱会的vip厅一样舒服,我是认真的。"Tommy违心地忽略了自己坐地板太久而发麻的下肢,但对Alex表演的那几段舒心的旋律的称赞却不假。

      "…下次?"Alex的思维显然还不在状态。

      "我们还会见面的,不是吗?我是说…如果我没有让你觉得很无聊的话。"Tommy感觉自己的脸又通红了。  

      Alex没有马上搭话。他盯着Tommy看了足有十秒,仿佛没听明白刚才他在说什么。他看到了他浓密的睫毛下羞涩却坚定的眼神,逐渐泛红的白皙皮肤——那副天真的模样,就像个没有经历过人世间磨难的孩子。

      "怎么会呢,你是个很好的听众,谢谢你。"完全不像是Alex说的话,此时却自然地从他嘴里蹦了出来。他小臂上的肌肉渐渐放松了下来,翠绿色的眼睛里重新又出现了光亮,他突然明白了什么。
      为什么自己就是说不出口,因为不这样做或许才是更好的。家人,朋友,温暖和安定的生活……这里的Tommy可以拥有所有能想到的幸福的事物。他是幸福的,虽然是建立在某种基础上。

      "…所以,当然了。你可以在随便哪个下午来这里找我,我大抵会一直在这里。"就一直在这儿也好。

      他们又对视了很久。久到取暖器的突突声戛然而止——开始休眠状态。环境的突然安静,才使得Tommy猛然清醒过来。他在等着Alex还要做什么或说什么,但Alex没有。   

      Tommy已经转动了门把手,才意识到自己手里一直拿着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是ONLY ANGEL的手写乐谱。他想要把它放回架子上,但Alex阻止了他。

   "你留着吧,"他说,"我同伴那里还有打印稿。"
     Tommy点点头,重新把它折叠好。他也想要留着它。   
     "那么,回见了。"   
     "唔。好好享受你的果酱面包。"一瞬间,Alex仿佛又变回了那个不管在讲台上还是舞台上都游刃有余的男孩,而Tommy,显然比起其他观众,得以看到了他内心远不止此的方面。

————————————————————————————     

    回忆过去对Alex来说从来不需要勇气。

   而此刻的Alex,正靠在那对他来说都如同虚影的窗边, 深深地注视着那个瘦削的,在冷风中瑟瑟缩缩却又坚定地迈着大步的背影。那些厚实的衣服里面,会是怎样瘦骨如柴的小身板呢。Alex对自己的想象轻笑出声,他已经好久没这么放松过了。

    "或许这样子足够了。" 无意识地这么说着,在视野里只剩下一片灰色的街道之前,Alex没有再移动他的目光。    

     这一次,Alex忘记了回忆过去。

       TBC-

不知道写了些啥…就当是圆我自己的脑洞吧。以及lof的吞格式功力让我感受到了什么叫绝望(手动再见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