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re Is No Better Than Here Ⅲ

    不存在剧情的乱七八糟的玩意。几乎是低配意识流了。


     Alex几乎每个下午都会在那个教室里。

     不管是有没有其他音乐习者在场,Alex总能准确地感知到Tommy敲门的频率,然后赶在其他人之前为他开门。

     "Hi."每一次都是同样的问候,同样亮晶晶的眼神,没有多余的问题,只是微微侧身让出一条道路。绅士地不像话的举动。

      Tommy微笑着用几乎耳语的声音说了"谢谢",然后熟门熟路地和其他成员点头致意。其他人的反应也早已从一开始的好奇变为了接纳和习惯。

     "嘿,"Alex边带上门边拍着Tommy的背,想要拉回他的注意力,"你来地很巧,我们写了首新歌。"

      "是吗?那太好了。"Tommy微微歪过脑袋看向他,心里琢磨着这一次是不是又是些碎片式的调子。Alex在夸张宣传这方面一直做的很好。

     得到了回复,Alex的手却仍没有离开Tommy背,甚至有朝下滑的意思。而有些出乎他意料的,Tommy没有对此多说什么,即使他的睫毛那么快速地扑闪了两下。

    "你知道……你们写歌写的倒是挺频的。 "
    "哦,当然。我们思如泉涌嘛。"Alex歪了一下头。空气又安静下来。好在,面对Alex经常性的盯着人不说话的行为,Tommy已经从初见时的心脏狂跳不已,到现在的气顺心平了。但不管他们有多熟悉,在这样的对视时刻,Tommy大理石般光洁沉默的脸上仍会泛起些许红晕。Alex显然不会不了解这一点。

     "对了,"预感到自己的喉口又要开始发干,Tommy晃开眼神,随意地开口道,"我记得之前去看一场校辩论社的活动时,瞧见你了?而你不是那个社团的吧。"

     "你说那个啊,"Alex蹙起眉头思考了一阵,Tommy试图提醒他那个辩论的主题,但他发现自己对此的记忆除了Alex之外什么都不剩了,想必不会比根本听不懂英语的Gibson记住地多。

     "啊,我是替我的哥们Colins去的。我想那天被写在黑板上的名字忘了改吧。"好在另一个人记起来了。舒心的微笑再一次展现在Alex脸上,让Tommy一阵晃神。显然他的思维又跑到那个下午去了,当他初次见到那双在阳光下闪着绿光的眼睛时的下午。

     而此刻那双眼睛正不知疲倦地望着自己,就在十厘米开外的位置,面对面地,而不是那种来自台上的居高临下的警示目光。一抹笑容不经意地在Tommy脸上绽开:  "你那会儿讲的挺好的。"

      他没敢说自己当时去打听他的名字又失败了,只好暗搓搓罢休的事情。

     "哈哈,其实我压根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呢。"Alex夸张地挠了挠自己后脑勺上的卷发,终于放下了在Tommy身上黏了够久的手。

      其实我也不知道。Tommy不自觉轻笑两声,跟随Alex走向乐谱架。他当时到底说了些什么?最后又是哪方赢了?这种事,谁又在意呢。

      "所以,你们的新歌?"


    用近乎癫狂的力气吼完了一首摇滚之后(还好这群人没有搞到话筒,Tommy有些庆幸地这么想),Alex的形象着实不像当初在台上那般稳重收敛,而Tommy也早就习惯了。Alex喘着粗气走到Tommy所坐的窗边,一屁股坐在他左边。接过Tommy递来的水,他一口气灌下半瓶,急急忙忙地又要开口和一个贝斯手谈论节奏问题,还未咽下去的一口水差点就弄湿了他针脚细密的厚毛衣。

      不无好笑地看着Alex,Tommy换了个坐姿,安静地等着他什么时候能听自己说两句,毕竟他已经准备好了一通赞美之词。"……所以说啊,那一段就空出来给钢琴独奏好了。"Alex骨节宽大的手在空中灵活地一挥,表示谈话到此为止。他干咳了两声以缓解自己的嗓音,然后闭上眼,一脸放松地转动起自己的脑袋——那一头颤微微的卷毛先向后,然后向左,发出轻微的"咔"的一声,最后舒舒服服地向右——这个毛茸茸的脑袋便靠在了Tommy的肩上。

     没能反应过来的Tommy眼睁睁地看着他做完这一套一气呵成的动作,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忘记了想说的话。
  
     "我好累,"Alex仍然没有睁开眼睛,低哑的嗓音就好像病员,"让我休息一会儿。"

     "呃……好?"Tommy尴尬地发现有几个乐队成员正盯着自己看,还有两个女孩朝着这里指指点点。

     "他以前从来都是连续唱个三四遍都不会觉得累的啊。"Tommy发誓他听到了这句话。

      向阳的窗户,稳稳地接住了冬天下午温暖的阳光,并将热量转移到Tommy和Alex的背上。一开始感觉在义务照顾小孩一样谨慎着不敢动弹的Tommy,到最后也被暖意熏地昏昏欲睡起来,耳边只听得几声琴或是琐碎的谈话,肩上那看不清表情的沉甸甸的脑袋,不知为何给了他安心之感。

     Tommy在恍惚间回到了自己的家乡。那个四季温暖如春的海滨小镇,有一年冬天却出乎所有人意料地迎来了一场雪。真正的雪。还记得那片白茫茫的背景中,有一簇明亮温柔的壁炉火,照映着的,是年幼的自己和家人——无论什么意外都无法将他们分开。只要他们在身边,Tommy就能感到力量。一瞬间,他仿佛回到了家。

     "下雪了。"不知过了多久,Tommy听见耳边传来熟悉的低沉嗓音。左肩已经轻了下来,确切地说,他已经感觉不到左肩了。Tommy迷糊地看向Alex,微弱的光线映着他看向窗外的侧脸,耳际的卷发有点乱糟糟的。他看样子一时间还不愿移开目光。Alex很少会进入这种出神的状态,眼中不再闪着逼人的绿光,而是温柔地像一潭春水,眉间放松形成平滑的曲线,薄长的嘴唇是淡淡的粉红,带着自然上扬的弧度。

     "是啊。"Tommy直愣愣地回应着,仍旧盯着Alex,在脑子里进行着速写,好像要把这一幕记录下来一样。而他的表情却没有因自己压根没有看向窗外而表现出心虚,反而带着一丝心安理得,赌着Alex不会回头。

     而他输了。刚睡醒一般,Tommy意识到自己正盯着Alex的正脸,而对方正笑盈盈地看着他。Alex迅速地在Tommy眼前挥了挥手,温热的掌心擦过Tommy的鼻尖,弄得他一个激零,朝后猛的仰去。

     "嗨…"  "我知道啦,"Tommy抢着反应过来,用一种嗔怪的语气,想要掩饰自己的一惊一乍,或者说是刚才失神的目光。"我看见在下雪了,好吗?"

      "哼嗯。"Alex湖水般的眼里也带上了笑意,伴随着意味深长的点头,他扭过头故意不去看Tommy,"那你倒是看啊,多好看的雪啊。"

     "你还是小孩吗..."Tommy忍着笑意望向窗外,脸上刚才一瞬间泛起的潮红逐渐变得柔和起来。他感到Alex粗糙又暖和的毛衣正紧贴着自己。

     灰白色的校园和细密的雪花意外地形成了绝配。老式城 堡一般的教学楼,几乎整个楼面都是爬山虎。那些已经干枯的瘦小藤条,如果不是覆上了一层皑皑的雪,Tommy平时还真没有注意到。那一墙的白色花朵,显然不比夏天时的绿色波浪逊色。那曾经给Tommy带来压迫感的天空,此时却在源源不断地给大地送来那些洁白的精灵——它们看不到来处,落下之后也转瞬即逝。这些个体是如此脆弱、不起眼,但成千上万个被西风卷到一起时,倾城而过,便足以化作不朽的力量。

      不知道为什么,Tommy想到了他自己,在大千世界中,他也不过是一片雪,随时就会蒸发,一滴水也不留下。而Alex又何尝存在任何区别。

      Tommy伸出手,缓缓地抚上面前的玻璃,似乎能感受到窗外刺骨的温度。如果他们的世界能像是一个玻璃雪球该有多好,他能够一直躲在里面,躲在安全的厚玻璃后面,享受着这些软绵绵的雪花,而不用去真正感受外界的西风肆虐。外界的……大体上,他到底在害怕些什么?寒冷吗?Tommy猛的抖了一下,放弃了继续思考的念头。

       "这儿很好。"没来由的,Tommy开口说道,仍旧盯着窗外,用一种不容质辩的语气。Alex愣了一下,旋即回答道:"是啊,这儿最好了。"
       他如水的目光注视着Tommy。

TBC-

(啊感觉自己的废话描写真的太多了orzzz可是不描写一通氛围什么的根本忍不住啊.大概下一章会是Alex视角.(这种破设定来写校园我简直就是自己挖坑自己跳啊T_T(另外,写文章写着写着突然忍不住去把结尾写了,然后中间的剧情又卡壳…这大概是病吧。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