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re Is Nothing Better Than Here.[番外]

是一篇一厢情愿的番外。(比起正文只有更傻没有最傻

两崽子回家之后的一系列无脑甜饼这样←Alex突然男友力预警

不知怎么就越写越多了……所以后段剧情有点赶。车和虐都写不下了……算了算了。

*他梦见了Tommy脱下军大衣时的模样。那会是一个温柔而又善良的男孩,或许还容易害羞,他的头发想必会是非常柔软的——如果没有战争,他一定会是这个样子。*


      刚刚从一场大梦中醒来的Tommy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脑子都处于懵懵的状态,他整个人靠在Alex身上,任由他的右臂环住自己的肩膀。

       Alex兴致颇高地念着报纸上大大小小的板块,有一搭没一搭地和Tommy聊着话。

       "看,又是一则结婚告示。Tommy你说,为什么姑娘们都要赶在男人们出征前和他们结婚?怕他们回不来吗?这也太不慎重了。"

       Tommy瞥了眼Alex愤愤不平的脸,轻笑道:"现在被应征入伍的青年越来越多了……大家都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结婚算是给他们精神的一个安慰和保障吧。"

       "再说了……大家不都很敬重为祖国冲锋杀敌的人吗?姑娘们更喜欢当兵的男人也没什么奇怪的。"

       "哦——Tommy呀Tommy,"Alex故意拉腔拉调,"你这样看上去无比正直的人,原来也在和我想一样的东西。"

       "……什么呀?!"

       Tommy不自在地推了Alex一下,脸上微微烧红。

       "吸引女孩子这种事,我还不是在指你。你看你,本来人就高,到了驻扎地,再弹弹吉他唱唱歌……到时候肯定会有百姓来慰问的,你指不定就跟着哪个看上你的姑娘跑了呢。"

       "哟,连你都那么说,那我Alex的魅力可真是天下无敌了。"

       Alex假装没有听出Tommy话中的嘲讽意味,厚着脸皮只是笑。

      笑了会儿,他托着下巴,认真地开口道:"也不一定呢。我的战友啊,多半都像我一样脏兮兮黑乎乎的,脾气又冲,一看就是个糙汉。但你呢,这么白白净净,说话又礼貌又好听,心地还那么善良……一点也不像个端过枪的人嘛,倒像个……"

       "……你你你都在说什么啊,不害臊吗?"

       Tommy仅存的理智迫使他按上了Alex滔滔不绝的嘴,而什么都无法掩盖住他脸上的绯红。

      Alex笑的不能自已,嘴角仿佛要咧到天上。

      "你这个小孩子……"Tommy无语地去戳他的酒窝——他早就想这么干了。当然,那还是在梦空间里的时候。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Alex把他拽回现实之后,他们两人都很默契地没有再提这件事。Alex说过,那里不全都是假象,有一些东西是真实的。

       他指的是什么?他们之间这种模模糊糊的感情吗?
       Tommy愣愣地望着Alex凑地老近的脸。他记得Alex抱过他,牵过他的手,为他写过歌,……他吻过他吗?没有吧。Tommy哆嗦了一下,为自己的想法感到一丝羞耻。

       "说真的,Alex,说真的。"

       Tommy想了想,认真地开口道。他盘起腿,面朝Alex侧坐着。

        "你说愿意让我在你家暂住一段时间,直到我联系上我的亲戚。可如果你家里人已经帮你找了未婚妻,或者你自己看上了哪个女孩,要和她成婚了呢?我不确定那时候我还能不能厚着脸皮在你家住下去。"

       "……你是什么意思?"

       糟糕。Tommy挠着头发,试图躲过Alex变得奇怪的眼神。

      他都说了些什么啊?怎么像个缺乏安全感的小女生一样?

       "呃,我是说,我不愿意打扰你的生活。你没必要为了我放弃你原本的人生规划……"

       他心虚地看了Alex一眼,"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再逃避现实了。我一个人会好好过的。"

       "Tommy,你怎么能这么说?"

       "……啊?"

       "你以为我费了那么大劲把你从梦里拽出来是为了什么呢?或许对从前的Alex来说,回到家乡,找个好女孩过一辈子就是人生大事了。"

       "但是现在,我最想要的事,就是和你在一起。我说过我不会再做什么混蛋事了,除非是为了你。这你也忘了吗?如果没忘,你怎么还不明白呢?"

       Alex的绿眼睛直直地望着Tommy,其中满是失落和委屈。

       Tommy被问地慌了神,他张了张嘴,先冒出来的却是一句对不起。

       "对不起,Alex……我不应该说要离开你什么的……"

       Tommy被狠狠地拉进了Alex的怀里,熟悉的卷毛头在他颈间蹭过。

       一瞬间,Tommy只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像是化开了一般,不同于在梦里的轻柔,他感到了实实在在的Alex的躯体,像是一簇在他两臂间怦然跳动的火焰。
       那么地充满活力,那么地令人安心。那么地,真实。

       Tommy环抱住Alex的腰,慢慢地凑近他的耳朵:"那我们就一直在一起。好吗?"

       "Tommy……!你可算是这么说了!"

       Alex像是终于得到了骨头的狼狗一般,欣喜地朝对Tommy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他的眼神在Tommy脸上肆无忌惮地扫过,好像要把这个小兵难得的害羞表情收之眼底。

       两个头脑空白的人谁都没意识到,是谁先开始一点点地向前凑近,直到两人的嘴唇贴到了一起。

       一瞬间,窗外的啾啾鸟鸣,脚下哐铛铛的机械碰撞声,车厢外嘈杂的声音……一切都消失了。

        三秒后,出乎Tommy预料的,看似老练的Alex只是轻柔地在他嘴唇上亲了一口,便缓缓退开了。

        "你看,你刚上车就去洗过脸了,我可没有。我不想又把你的小脸蛋蹭脏……所以说这次就是盖个章……"Alex脸上露出调皮的神色,"大爷我以后可想怎么亲就怎么亲。"

        前一秒还为Alex的体贴感动地不行,Tommy又气又好笑地翻了个白眼,摆出一个嫌弃的表情。

       体贴柔情的好男人?拜托Tommy,醒醒。这还是你自大又幼稚的Alex。

       Tommy在心里叹了口气,没顾地上Alex因为 "又解锁了Tommy一个新表情" 的眉飞色舞,就听见车头传来一声很长的汽笛声。

       "……到了!"Alex看清了窗外的景色之后一下子站了起来。

        "这就是你家……"

        "走啦走啦,Tommy。穿好你的靴子,快。"

        火车会停起码十五分钟,他在急什么啊。Tommy默默地站起来,他自然没什么行李,他已经准备好要跟随Alex去任何地方。

       挤在闹哄哄的人群里,他心里却抑制不住地紧张起来。更多的,是兴奋和好奇。这就是Alex的家乡。

        终于踏到地面,Tommy摇摇晃晃地几乎站不住脚。他朝来时的铁轨看看,又朝天际的前方看看。

       新的空气几乎使他窒息,他抓紧自己领口的扣子,不敢相信地看着一百米开外碧绿连天的田地。而穿越田野奔跑向他们的人们,一定是小镇上的居民了……车站很快乱作一团,Alex朝人群中张望着,喊了一声什么就向前跑去。Tommy本想跟过去,却被一个坚硬的东西撞了一下。

       身后传来暴躁的喊声,他回过头,发现自己挡住了端伤员的担架。他赶紧往边上让开,最后干脆护着担架的侧面直到它被放上医院的专车。

        Alex早已不知道去哪了。Tommy急急地往前走,终于在人群中看见了那个高高的脑袋。他紧紧地抱着一个金发的女子,好像一辈子没见了一样。

       Tommy的脚步下意识地放慢了,犹犹豫豫地走到他身后,最后还是金发女子先注意到他,然后推了推Alex。

       "你就是Tommy吧。"女子的眉眼很清丽,她大方地拍拍Tommy的肩膀。

       "呀,Gemma你的眼神还是这么好。这就是我的姐姐,Gemma."Alex摊开手,一脸高兴。

       "很高兴认识你,Gemma。那……"Tommy挠挠头,羞涩地望着姐弟俩热情的笑脸。

       "来,我们回家。"

       这就是Alex的家。标准的两层小平房和漆成蓝白色的屋顶,不能再普通了。

        Alex装腔作势地先跑进去再拉开门,大声喊着welcome,然后在Gemma的嘻笑声中把呆愣愣的Tommy一把拉进去。

        来迎接他们的是Alex的母亲。这个和蔼的老人搂着Alex只是擦眼泪,Alex则微微屈身,蹭着她的肩膀,嘴里含糊地说着撒娇一样的话,直到他母亲被逗地破涕为笑。

        天,这还是那个凶神恶煞的大兵吗?

       Tommy望望Gemma,对方也和自己一样捂着嘴,却不知在忍的是笑声还是眼泪。

       随后,Alex向母亲解释了Tommy的处境,出乎Tommy意料的,老人什么都没问,而是转过身来给了他一个拥抱。

       "好好休息吧,孩子。把这里当做你的家……这就是你的家了。"
       
        半个小时后,Tommy从蒸腾着热气的浴室里踏出来,脑门上沁出些汗。他局促地拉了拉身上Alex的衬衫,还是无法拯救那个脱了线往下滑的领口。

       久违地穿上舒适的棉布衣物,他的感觉已经不能再好。何况那还是很好看的浅绿色格子条纹,和它旧主人的眼睛一个颜色。

       "嘿!"

       Tommy只听见身后传来咚咚的跑步声,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拥入了一个结实的怀抱。那人夸张地把脸埋到Tommy的颈窝里深吸一口,微凉的鼻尖蹭过他的下巴。

       Tommy愣愣地往后退了几步,直到被压在了身后的墙上。Alex一手护着Tommy的后脑勺,一手滑到他的腰上。他居高临下地凝视着Tommy,一撮湿漉漉的卷发挂在额前,眼里是几乎要溢出来的深情。

       Tommy有些心慌地咽了口口水。

       "这件衬衣你穿很合适……你的皮肤比我想的要白很多。姐姐和妈妈在下面,饭已经做好了。"

      Tommy没有作声地点了点头。他的眼神像是蒙着层水雾,躲闪地对着Alex的炽热目光。Alex没有要让开的迹象,腰上的手反而贴地更紧了。

       他听见客厅里的摆钟不紧不慢的嗒嗒声,但那并没有帮助他冷静下来。他的心跳更加激烈了起来。

       他开始试探着将手臂环上Alex的身体,感受着薄薄一层衬衣下的美好躯体。那温度让他的呼吸都要为之凝滞。

       这一切都太好了,他实在想不出任何害怕的理由。Tommy抬起头来,定定地看着Alex。Alex眨眨眼,然后吻了他。

       那是一个绵长的吻。Tommy小心翼翼地回应着,手指插进Alex的卷发,他的身体开始微微发抖,仿佛要在Alex的怀抱里融化了。

       最后,Alex恶作剧般地咬了Tommy的下唇,然后轻轻地笑了。Tommy回过神来,看着他饱满的湿漉漉的嘴唇,不禁脸上一阵烧红。

       "……有句话我一直没和你说过,Tommy,但我觉得有必要让你知道。"

       "什么?"

       他的大脑还没转过来。

       "我……爱你。从火车上开始,直到在你的梦里真正了解你。而现在,我爱你,比你所能想象的更爱你。"

       Alex磁性的嗓音如同唱歌时的一样,仍然让Tommy为之心动不已。

       我还在梦里吗?Tommy不经意间问出了声。 打死他都想不到Alex有朝一日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当然不是啦,"Alex装作生气地捶了Tommy一下,"以前在战场上我是很凶,但那又不是真正的我。……喂,你也给我点回应嘛。"

       "你还想让我说什么呢, Alex?"Tommy叹了口气,"自你把我从梦里拽出来的那一刻,我所有的梦境,所有的真实,所有的未来——就都交给你了。"

       都是你的了。Tommy情不自禁地抚上Alex软软的脸庞,描摹着那雕塑一般美妙的弧度。

       从今往后,你便是我的天使,有你的地方就是我一个人的天堂。

             雨点般的吻落了下来。Alex温热的鼻息喷在Tommy白皙的皮肤上,惹起更深的一层红晕。炽热的吻落在了他的嘴唇,眉毛,下巴,脖颈……

       眼看着Alex的手开始滑进自己的衣服,Tommy急忙抓住了它。

       "别——你不是说你妈妈她们在等着我们吃饭吗……"

        "也是……唔。"Alex不满地嘟囔了几句,他给Tommy整理好衣襟,就想去拉他的手,却被一巴掌拍开了。

        "你想在回来第一天就吓到你妈妈么?"

        Alex垂头丧气了几秒,随即眼神又亮了起来。

        "反正你会在我家住好长时间呢,是吧?到时候总有办法……"

        "我倒不担心这个事啦。"Tommy忍不住拍了拍他的肩膀,耳语道,"只要能和你在一起……"

……
       他们在饭桌边享受了一段很愉快的时光。没有人提及太多打仗的事,谈话到最后演变成了Alex的妈妈和姐姐一唱一和地向Tommy爆料Alex小时候的蠢事。

        Tommy很久没笑的那么开心过了。他偷偷瞄Alex,发现他一边装作充耳不闻地往嘴里塞食物,却也在笑着。

       是啊,和那么爱自己的人们同进晚餐,还有什么能比这更幸福呢?

       指针接近七点,大家才恋恋不舍地起身整理一桌的杯盘。Gemma端着一叠盘子站起身,碰了碰Tommy。

       "我很高兴你能来这个家。你瞧,我们家很少这么热闹过了。Alex或许看上去很外向,但他却很少往家里带朋友。入了伍之后他更是不愿意和外人交际了……我看得出,你对他很重要。那么,请你把这里当做自己家吧。"

       "谢谢……真的很感谢……"Tommy露出了一个腼腆的微笑,他实在想不出什么来表达他的感激了。

       他主动帮忙收拾起桌布。掀开来的时候,他注意到饭桌的玻璃板下面塞着许许多多的照片和报纸碎片。

       他扫了一眼,先是看到了一个肉嘟嘟的小男孩,梳着齐眉的刘海,两只眼睛睁地大大的看着镜头。小手里抓着一只小熊,好像要往大张的嘴巴里塞。

       Tommy噗地笑了,这么傻又这么可爱,只能是Alex了吧?

       他好奇地看了另一张——一个俊美的男孩翘着细长的腿坐在秋千上,一头招摇地不行的及肩卷发。他露出两个大大的酒窝,翘起大拇指抵在自己脸边。边上坐着一个长发飘飘的女孩子,甜甜地笑着。

       Tommy心中一动,偷偷安慰自己那女孩只是Gemma而已。

       还有几张,是身穿棒球服的Alex,弹着吉他的Alex,做鬼脸的Alex……最后,是已经剪了短发,把军帽捧在胸前,笑的灿烂无比的Alex。

       "Tommy?"

        Tommy震了一下,他急忙收回眼神,"哦,我刚好看到了这些……"

        "啊呀……这些啊……老妈也真是无聊。"Alex蹙着眉头凑过来,"这下可好,我作为一个男人的形象要毁光了。"

       "不会啊?你小时候很可爱的。"

       "唔……那现在不可爱吗?"

       Alex歪着头,朝Tommy眨眨他那水灵灵的大眼睛,恰到好处地露出两颗兔子牙。

        Tommy自知又掉进了这个幼稚鬼的圈套里,笑着弹了一下Alex的鼻子。

        "可爱不死你。好了——这桌布应该放到哪里?"

        Alex笑着接过桌布,凑到Tommy耳边轻声说道:"你喜欢看这些的话,以后叫我一起看好不好?旧照片这种东西,要是我不在一边给你讲解可就不好玩了。"

       "噗——好啊,我很期待。"

       反正,我们现在拥有所有的时间,不是吗?暂且就让我享受这难得的幸福吧。
  

       第二天,Tommy花了一个上午写信。

       写给了很多他认为可以收到回信的亲人,告诉了他现在的处境。

       被重复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住在一个朋友家里,非常安全,不用挂念。"

       Alex则大多数时间在小镇里走亲访友,中午的时候回来,就趴在一边看着Tommy折信封。

       "你的字真好看。和你一样。"

       "Tommy,你的手也很好看诶,让人看了就想摸一摸……我有说过我想教你吉他吗?"

        "不对……要是你弹的比我还好,就不会听我弹了……"

        Tommy忍俊不禁地捏了一把Alex鼓鼓的脸颊,"我就不学啦,以后就听你一个人弹。"

       "嘿嘿。"

       给点阳光就灿烂的Alex干脆猫到Tommy身后,一会儿戳戳他的脖子,一会儿捏捏他的手臂。

       正在专心写地址的Tommy被搞得心烦意乱——以前他所有的同学都知道不能在他写字的时候去逗他。Tommy那张脸凶起来的杀伤力可不比笑起来的小。

       在Alex又开始戳他的指节骨时,Tommy终于忍不住冷下脸,脱口而出道:"你很烦!"

       Alex愣住了。从战场回来以后,他还是第一次见到Tommy摆出这副面孔,冷地能让人结冰。

        其实Tommy刚说完也就后悔了。平日里对待外人任性一点也就罢了,可这是Alex啊,脾气比自己还倔的Alex。

       没想到,Alex只是说了一句"抱歉",就默默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了。Tommy偷偷瞄他,看他捧着一张报纸看得不甚认真,也就没再说什么。

       吃过午饭,Tommy出门寄信。Alex自然是当仁不让地要给他带路。

       看着Alex从自己床下的一个小木箱里拿出几张钞票,Tommy脸都要红到脖子根。

       "Alex,这些钱,我以后一定会还的……不过,寄信需要这么多钱吗?"

       Alex好笑地看了他一眼,说道:"你人都被我拴在身边了,我还怕你负债潜逃不成?再说这钱,我自有用处。"

       说完,他便大步流星地走出去了。

       正午的小街空荡荡的,只有几只家养的鸡鸭在青翠的草坪上转悠着。

       英国南部的天空蓝的慑人心魄,Alex穿着一件棕红色长袖,在这样大好春日的图景下被衬地如油画中的少年一般美好。

       "喂……Alex,刚才我对你凶,你生气吗?"Tommy忍不住开口道。

       "生气?生气的不是你吗?"

       "我……我那只是个条件反射的坏习惯。"Tommy咬了咬下唇,"我想,如果我们以后一起生活,你一定会发现我的很多缺点。比如心情不好就板着脸不说话啊,喜欢闷在家里看书而不喜欢运动啊……"

       "你是想问,到那时,我还会不会喜欢你?"

        听Alex这么说出来,Tommy还是免不了心里一阵狂跳。他点了点头。

        "哎,我的傻Tommy。要说缺点,我能比你少么?……你心情不好,我可以逗你开心,我邋里邋遢的毛病你也可以叫我改正……要是连包容对方的小毛病都做不到,我还怎么配做你的爱人啊。"

       Tommy被他说地愣住了。他看向Alex认真的表情,心里就像打翻了一杯蜜糖水一样,甜到发涩。

       他紧紧地抱住了Alex。

       "我不配,Alex……是我不配……"

       Alex的回应是坚定而又温柔地抚过他的脊背,就像他在车厢里做的那样。

       Tommy做梦也想不到,他会遇到这样一个人,这样一个Alex。怀里的信件飘飘扬扬落到地面上,他却毫无知觉。

       剩下的路,Tommy一直都在回味Alex的话。从邮局里寄完信出来,他依旧像走在棉花上一样,任由Alex牵着往前走,完全没有在意道路两边的风景。

       直到Alex推开面前的一扇门,风铃叮呤地响起时,他才回过神来。此时的他已经不假思索地踏进了门里面,只好扫了几眼房间里陈列的一排货架,然后惊讶的看向Alex:"这是奢侈品店吧,你怎么……"

       "嘘——我今天上午就透过玻璃窗看见了这个,我想让你也瞧瞧。"

       两个人像做贼一样直奔货架的末端,那里摆放的全是水晶球。Alex极为认真地一个个看过去,然后拿起一个仅有巴掌大小的,小心地颠倒一下,再放回去。

       水晶球内的白色碎屑如同雪花般纷扬而下,落在里面小号的哥特式建筑物上。水晶球的木制底座上面刻着一行字:Dreamland.

       Alex的手不知何时挽上了Tommy的,他凑到Tommy耳边:"之前你说,要是我们能呆在一个水晶球里就好,既能欣赏人世百态的美景,又有那一层厚厚的玻璃保护,可以过得不被外界打扰和伤害,是何等逍遥自在。"

       "我希望……这一切都不再只是梦想。就算一辈子都留在这个村子里也是好的……至少这里的人们都很善良,也没有什么麻烦的宗教信仰。"

       Tommy当然听懂了他话里的意思。让他惊讶的是,Alex竟然在短短一天里就想了这么多。

       Alex看似粗线条的外表下,居然有一颗比他还细致的心。

       相比较起来,他好像一直都处于被付出的那一方……

       "除了你,我还能要求什么啊……"

        Tommy笑着看向Alex,眼泪却簌簌地掉了出来,沾在他长长的睫毛和脸颊上。

       Alex赶紧吻上Tommy的脸颊,一点点啄掉那些泪珠,弄得Tommy心痒痒的。

       "Tommy,别哭……我感觉店主马上就要来催我们啦,我们就把这个水晶球买下来吧,不然要被怀疑居心不良了……"

       "嗯。"

      Tommy已经明白了Alex把那么多私房钱带出来的目的,就没再说什么。他抬起肩膀,胡乱地蹭了一下眼角,握着Alex的手更紧了,渐渐地,变为十指相扣。

       Alex又带着Tommy在镇子里转了一会儿——当然没能再明目张胆地搂搂抱抱。他们去了趟Gemma的工作室,Gemma是全镇唯一的心理医生及讲师。

       "前线的士兵正在撤回来,一部分还在医院里。过不了多久,这儿就要热闹了。"

       Tommy点点头,心里很不是滋味。不知道多少同胞此刻正在忍受着伤病和痛苦,他们却和没事人一样……他没再想下去。他提出过几天要去医院里帮忙,Alex答应了。

        回到家已是黄昏。Alex把水晶球放在了壁炉上面。那个位置摆放的都是家庭成员的相片和一些有纪念意义的东西。

       "我希望以后每个圣诞节,我和你都能坐在这炉火前,看着水晶球,回想起我们曾经的故事……"

       "会的,我们一定会的。"

       目送着Alex赶去厨房帮忙,Tommy不禁陷入了沉思。

       每个圣诞节?这口气似乎是大了点。Tommy甚至不清楚自己的家人是否在某个地方正期盼自己回家,还未结束的战争也随时可能向他们这两个年轻士兵伸出魔爪……

       想着想着,他微笑着伸出手,触上那水晶球光洁冰冷的表面——如同他们那易碎却美好的未来。

       现在,没有什么能让我退缩了。Tommy心想,我愿意对未来抱有最诚挚的信心和期待——

       只因有你在我身边。




There Is Nothing Better Than Here.[番外]完。

已经逼着自己很认真地写感情线了……还是写不出火车组男孩可爱的万分之一啊。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