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re Is No Better Than Here Ⅴ [fin]

     不止一次,Alex盯着Tommy长长的睫毛想啊想,要什么时候才算合适,要怎样开口才能不碰碎这个脆弱的灵魂。


     在和Tommy"偶识"后成为朋友的几个月里,Alex想尽办法地给Tommy暗示着现实世界中的事物,但Tommy的潜意识抵触地实在厉害,他不能,也不愿去想起来。

      可不是吗?在这里,他有家庭,有朋友,有充足的食物甚至暖气,他不用再挨饿受冻,感受孤独。但Alex始终无法适应这里,他一心只想出去,而他不能没有Tommy.

     "这儿最好了。"这句话不是违心附和,确是实话。有Tommy在的地方,无论天涯海角,对他Alex来说就是圣地,就是天堂。
     说白了,他又何尝不是孤独着的那一个,就像那飘扬的雪花般,断了彼此间的联系就活不下去?

    一刹间,Alex的眼睛亮了一下。
    "嘿,看那两片雪花。"顺着Alex的手指看去,Tommy看见了那两片旋转着下落的雪花,始终不远不近地贴着彼此,仿佛在跳着优美的华尔兹。

   "真美。"Tommy轻声说道,微微眯起眼睛,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是啊。"Alex笑了。他不顾Tommy的抗议揽过他的肩膀,整个人像只大熊般压靠在Tommy的身上。这可比费尽心机地把头枕在他肩上好受多了。Alex从来没这么放松过。他朝Tommy傻傻地笑着,Tommy则无力地推推他的脸,同样笑着。


     所以说,如果目的不是求得安稳,而是就算在最刺骨的寒风中依旧伴彼左右,结局又会是怎样?


   "嘿,明天这时候再来一次吧,我给你听首新曲子。"


     Alex调了会儿琴弦。Tommy则安静地在边上坐着,望着Alex的手发呆。今天,这里只有他们俩。


     "好了,现在听这个。"


     是一首轻柔的慢摇。就连房间里挂钟摆动的节奏,仿佛也跟着慢了下来。


    " They told me that the end is near,we gotta get away from here.…"

    Alex的嗓音稳重而深沉,这样的歌大概除了他唱就根本不会觉得好听了吧。Tommy这么想着。他突然意识到,挂钟摆动的声音消失了。

     "Why are we always stuck and running from the bullets…the bu…"
     

     精心创作的歌词,几乎包含了Alex一直苦于开口的一切。现实。所有的所有在Tommy脑海中被封存的现实。意料之中地,Alex看见男孩的瞳孔一点一点缩紧,室内外的景物以不可思议地速度扭曲起来。他知道,那个容易受惊的士兵回来了。

     Tommy苦心建立起的墙被打破了,Alex知道他不能在这个时候停下来。


      "We gotta get away …we got we gotta awayyy——"最后的高音使得Alex声嘶力竭,当他终于回过神来时,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满屋的狼籍。歪倒的凳子和乐器,裂缝的木地板,雪花从打破的窗子飞进来,落在满是积灰的地面上。Tommy坐在中间,木然地望着窗外,感觉不到寒冷的样子。回忆在他心里一点点闪过,教学楼之间沉铅般的天空,圣诞节那个笑起来有酒窝的歌手,那个下午,那张宣传单,然后再往前……

     Tommy睁开了眼睛,透过朦胧的泪水,他看向Alex。


    "你早就察觉了,不是吗?我早该发现的。"他摇了摇头,"这算什么?我以为……就算是在这里,你也是一个奇迹,我的奇迹。你很不同。可现在?怪不得,这一切都是假的了。"

   "谁告诉你一切都是假的了?我不是还在这里吗?不管你无聊的梦境坍塌与否,我还是一样。从头到尾我都不是你幻想出来的,你要知道。"Alex皱起了眉。

   "可我现在已经没法再去相信了。你懂吗?我辛辛苦苦忘记掉的一切都又回来了,这不就是你想要的?"Tommy的语气中没有愤怒,只有悲哀。


   "我想要的是你和我一起回到现实去!"


   "现实?那个海军说,现实是存在于我们脑海中的。他教会了我控制心灵的方法,我可以在这个小小的玻璃雪球里……过得快乐。你明明应该和我一起待在这里的,Alex."Tommy轻轻地把手覆上Alex的,竭力做出冷静的样子。他的另一只手紧紧地抠着袖口的边角。

     "不对,不对……你怎么还不懂?你在逃避!"Alex突然暴躁起来,绿色的瞳孔猛的收缩,里面闪烁着怒火。他甩开Tommy的手,然后死死地抓住他颤抖的肩膀,"这是那个老海军的鬼把戏,它控制的是你的梦境,不是现实。现实才不在人的心灵之中,一个人的心灵可以犯错,会对现实产生怀疑和绝望,他们就会沉睡。但现实还在进行,而现实中有人需要你!你要和我一起醒过来!"


     Alex的手渐渐松开,以他的力道,想必那单薄的肩膀上已经被抓出了几道青印。


     Tommy睁大着的眼睛流露出痛苦的神色,不是因为火燎般疼痛的胳膊,而是Alex的话。他能感到自己费心从现实中隔离开的这个世界正在一点点地坍塌。


    "就拿你的老朋友Gibson来说好了,他在船沉了之后就没能上岸!你又为此内疚什么?这又不是我们的责任!"


     Alex不记得自己又嚷嚷了些什么,他把颤抖的手指深深地插进头发里,不敢再抬头看Tommy的眼睛。他知道自己现在就像一个小老头,蜷缩着抱紧自己,恶生恶气地唠叨着过去,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而过去和悔恨像潮水一样将他吞没。


     他知道自己也在想着退缩和忘却,就和当初的Tommy一样。但他还不想妥协。骨子里的不服输和傲气让他得以时刻正视生活,正视生活中的种种两难的选择。他会一直选择保护自己,再来几次都一样。


      而只有那一次,盯着Tommy那张脸……那张冷静苍白的脸,第一次露出除了绝望和害怕之外的表情。是一闪而过的坚毅——"但这是错的。"从那一瞬间开始,Alex就明白了。


    他再也无法在他面前做一个混蛋了。


   
   "你知道吗?拿枪指着别人来换取自己性命这种事,我从不为此感到过羞耻,毕竟在生命面前没有英雄。"

   "而如果再让我这么做第二次,那会是为了你,Tommy.你明白吗?生活可以不仅是为自己而活,那是你教我的。"


    Alex的脸上泛起酸楚的笑容,他实在不知道自己的这一番话是从哪冒出来的。

   "……够了。"Tommy不想看见那样的Alex。那个骄傲的大兵,又或是那个会给他弹吉他唱歌的温柔男孩,那才是Alex原本的样子。他知道地太清楚了,只是他一直都在刻意回避而已。他紧紧地咬着自己的下唇以致它渗出血红,在他苍白的脸上显得无比显眼。

   "对不起,我不应该这么幼稚,你也什么都没做错。我们都只是想回家……仅此而已。"

    一阵安静过后,Tommy终于靠上前,用仍旧钝痛着的手臂紧紧环绕住那个捂着脸的大个子男孩,就好像在摇晃的军舰里他抱紧自己一样。他感到自己和Alex的内心在此时此刻正以一种从未有过的方式互相交融。

    分享着同样经历的人们……到头来只有对方才能当做依靠。

    Alex感受到了。搁在他肩膀上的脑袋呼出温热的吐息,和那个坚定的怀抱。


   雪停了。


   你会醒来。
   由我来唤醒。

    
*你在等着一辆火车,它会把你带到远方。
You are waiting for a train—a train that will take you far away.

   Alex醒来了。
   眼前依旧是火车厢破旧的天花板,海军和他的仪器已经没了踪影。他强忍着眩晕坐起来,挪下座位。走廊里的小黑板上到达目的地的时间,被擦掉改成了四个小时。

   "…Alex?"


*你明白自己希望火车会把你带到哪儿,不过你也心存犹豫。
You know where you hope this train will take you,but you can't be sure.


   "你可算回来了。"Alex转过身,看着Tommy睁着疲倦的双眼,对方则竭力地想要把自己撑起来。"行了,你躺回去。"Alex把他按了下去,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一样,在桌子底下摸索起来。
   一个东西重重地砸在了刚刚躺回去的Tommy身上。

   "Your stupid boots."

   Alex紧闭的嘴角无法抑制地上扬,像个暗中报复成功的小孩。Tommy终于忍不住,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所以,现在火车是在往哪里开?"
   

*不过这一切都没有关系——因为我们在一起。
But it doesn't matters.
Because we will be together.


                      

    "家。"



There Is No Better Than Here.

-THE END.




歌词部分出自风格先生的sott.

①:打*号段落全部节选自 .
差不多就是诺导对于'火车'这个意象的执念给了我大半的灵感吧。然鹅我的文笔真的把这个梗写的好糟糕啊(用最多的废话写最少的剧情成就达成)(可是也算是第一次完结的长坑了!不管怎样都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orz)

可能或许有点想写大兵带着小兵回老家的番外。如果想的出剧情的话..

另外好想坐一次蒸汽火车啊/躺  in my dreams.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