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时期的堵车脑洞。这啥。

堵车
堵车时候的蜜汁脑洞
"还在堵啊……"一头橙毛的人从汽车后座上坐起来,睡眼惺忪的揉揉脖子"靠,睡得脖子都要断了。"
"你还说!"边上一个穿着白衬衫的粉毛捂着自己的大腿"老子的腿都麻死了,给你当枕头你还嫌脖子酸!"听着这委委屈屈的声调,橙毛赶紧上去安慰,"大不了下次我让你睡嘛,痒哥哥最好了~"一边还凑上去揉着粉毛的大腿。
"我靠,局长路人你们在干啥啊,要不要脸"前座的金毛往后转,看向后边的人。被唤做局长的粉毛大手一挥"问你啊,怎么还没到啊,我和路人要等死了"。
"可是前面的车子不在动呀"在金毛边上的白毛推了推眼镜,"狮子要不我们掉头吧?"
"啊啊啊啊我就说不要在国庆时候出来啊!"路人自暴自弃地靠在局长肩上准备再睡一觉。
"可是我们都走了一半路了啊……我就不相信今天到不了天徳池。"狮子握着方向盘不为所动。
"哥们,调头吧,前面二十公里都是这样。"隔壁车道上开来的一辆车里的司机朝这里喊到。
"我,我,我不服!"狮子一撩头发,"今天我就是要去天徳池!后面不怕死的勇士跟我上啊!"说着他一手抬起头顶,一脚踩起油门往前又开过了一个车位。"你做死啊你……"局长无言以对地解开两粒衬衫的扣子,"热死了我靠……"
"那我们,再看看吧。"白鼠安慰着后面两个人。

又拐进了一个小巷,路越来越窄 边上都是些小旅馆,白鼠已经打开了鬼畜全明星,路人趴在座位上一起看得起劲。"我草……浪费时间啊,哥哥我宝贵的时间啊……"局长瘫在座位上,拉过路人的一只手百般僚赖地玩弄着。这时候边上路过一个戴着耳机的橙毛男人,"调头吧都调头吧,前面四十公里都堵着呢旅馆都住满了哟。"白鼠探头出去问道"那你们回去去哪啊,这儿除了天徳池已经没有别的景点了啊。"
"是啊。"橙毛的男人拨了拨被汗水浸湿的刘海,"可我家漏漏都要饿死了啊,再不调头饿死在这里哦。"说着男人便过去了。
"回去吧……""调头调头调头——"车子里怨声载道。"不要!今天我就是不调头嘛!"狮子执着地望着前方,"肯定能开出去的,就两步路嘛,两步路而已!"
"草拟粑粑的两步路哦!都要黄昏了啊!!"路人愤怒地脱了连帽衫想要扔到司机的脸上。"冷静冷静,路人冷静。"局长拦腰抱住路人,白鼠也帮着安抚,"再等会儿吧。"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