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通工 一个修空调的际遇

堵车堵的心力交瘁的时候开的脑洞。

渣文慎入,视角转换注意。
一点也不甜的糖。

我叫a路人,是一个英语教师。每天跟一群群小赤佬放洋屁搞得我心力交瘁,所以家里的空调坏了我也懒得修了 不是我不会啊,是真的没时间。

于是我打了个在墙上某个小广告上的电话。不到一小时,我的门就被扣响了。我打开门一看,映入眼帘的是一团骚粉色,还是偏紫的那种,哦,基佬紫。

下意识地给对方这个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人下了定义,在往下一看,我去,这直男的穿衣风格,我收回之前的话,这正直的白衬衫,这正直的乡巴佬裤子。这人一定比我老,看上去还是个正直boy.想必也挺有工作经验,我就这么放他进来了,指给他看空调的位置就回房了。

过了一会儿,我开始有点疑惑,怎么没听见机器工作的声音啊,该不是在干什么坏事吧,我细想了一下决定偷偷地出去看一眼,我蹑手蹑脚地向客厅走去,不过我在自己家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啊!/摔
就在我走到客厅门口得时候,我听见一个低沉的男声在嘟囔着一些蜜汁语言,不过精通语言的我表示,这他妈不是英语吗,这口音真他妈的侮辱了这门语言。
我气从心底起,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这个修电工身后,只见他正一字一句地戳着自家空调的说明书读,说好的经验丰富呢!碰到我这种高级外国空调还是不懂嘛。我师性大发,蹲下去在他身边,用一口流利的洋屁给他读了一遍,顺带加上了解释。
"……最后再把外板装起来就行,听懂了吧。"我得意地望着他,只见他呆呆地抬头望着我,天哪我之前居然没发现这货还是异色瞳,稀有货啊,可惜不是妹子,不然说不定我会看上他呢。
"哦,你英语很厉害嘛""什么话!你作为电工修这种东西还要看那么久说明书吗?""啊,那个不好意思啊"他似乎真有些歉意似的挠了挠头"我刚实习的呀。""什么实习?"
后来我才搞懂,这家伙并不是像看上去的一样老爷子,还他妈比我小一岁。很快,在我的思维都没跟上的时候,他已经把空调修好了。看着前一秒还七零八碎后一秒已经正常启动的空调,我不禁感叹道"草拟粑粑……"

仿佛是听到了我由衷的夸奖,他开始简单地给我讲起了原理,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哦。我目光呆滞地表示
——这货口音还莫名挺萌的嘛。

哥哥我叫痒局长,今天第一次实习,是一个学习暖通的小给给。我的第一个顾客空调坏了。我满怀信心地敲响了顾客的门,打开门的是一个有着一头柔软橙毛的小哥,和我所幻想的可爱妹子真是出入太大了。他一言不合就让我去干活,也挺好,反正我不喜欢别人来打扰我思路。

我高高兴兴地提着工具走到他指的位置,可一看这家人空调的说明书我就傻眼了,这他妈是啥,这他妈又是啥。谁家里的电器说明书会用全英文啊!就在我尝试着理解书上的图表时,我的顾客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我身边,很贴心地给我把说明翻译了,真是个好人,给他个哈特 他好像还夸我厉害来着,不过那是当然的,虽然这个维修工程也不是很难,我就难得给他讲解了一下,哎,我就是那么地善解人意又贴心。

听他点头点的若有所思的样子,我忍不住看向他的头顶,好可爱的呆毛!我镇定地咳嗽了几声,打算告辞了,毕竟要维护自己正直的直男形象,怎么能这样无礼呢。

电工修好就想走了,嘿,撩了你老大就这样想走了?不是,这人长那么好看我也得多欣赏欣赏不是。我叫住了他:"诶,你叫什么啊,哪个大学的?"
"……痒局长"他似乎有点小羞涩地回答了我的问题。嗨!这种性格真萌,戳我点,戳我点。

"可惜咱不是一个学校的,不过也不远,我就在xx学校教书,我叫a路人,叫我路人就行。"不对啊!我这个撩汉技能也太弱了吧!莫名奇妙就自我介绍跟智障一样!
"总之以后我家空调坏了就去找你了啊,你技术还不错的样子。"草拟粑粑,我在说什么。

"诶……这样啊……"对方垂下了他那双好看的眼睛,窗外的阳光照在他有点苍白的衬衫和皮肤上,正当我看的入了神,才发现现在是蜜汁沉默的时间。……什么,老子说了那么多你就两个字回答好了?!草拟粑粑。要矜持,矜持。
"那,我走了?"对方有些尴尬地拎起包包想要走了,草,要个毛矜持。我一步上前抓住了他的手腕,特地停顿了两秒感受了一下,反正是比我的细。"我还没付钱呢,再说时间也到饭点了,不如我请你吃顿饭权当报酬怎么样?学校食堂想必你也吃腻了吧。"我一脸正直地盯着他,他好像也有点不好意思了,客气了几句就答应了。

我的这位顾客真是有问题,烦的我一句又一句的,哪那么多问题,真的不是想忽悠我半天然后害我忘了要收钱吗。最后还满面通红地抓着我的手要请我吃饭,那小眼神躲躲闪闪地哥哥我也不忍心拒绝,只好答应了,看他扭着小腰去厨房的样子,倒还真产生了那么点期待,也就那么点而已。其实这个,路人,暂且这么叫吧,穿的一身黑而显得有点小瘦的背影哦,还真挺可爱呢。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