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沧海 1

cp:spamano  能填的了的话大概是中篇
无业游民(划掉)未来的师资力量安东x大学生罗维
交换生梗
flag插的好像有点多 套路会很深的样子(?)
目前是甜饼。
[顺带一题题目和内容什么关系都没有。]
罗维第一人称视角。
剧情垃圾文笔垃圾设定的bug一堆。欢迎任何建议和捉虫(鞠躬)


   马德里的天气一如既往地阳光明媚,我本没有焦躁的理由。

———————————————————
  "下周就要期末考了,你怎么还这么悠闲啊。"我没来由地想起了迫在眉睫的事情,然后把自己完全没准备的事实丢给身边的人。

  那人只是咬下一口番茄,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又不是我考……"
  "你说什么!"我打断了他的话,"作为接纳我这样交换生的负责人,要是我不及格你也会被扣除学分的吧!"看着他悠闲的动作,我只是赌气般的用手在他眼前乱挥。

他转过头来望着我,那双绿眼睛仿佛在不紧不慢地探究我这健忘的脑袋里到底装着些什么,"可是亲分我已经毕业了哦。"

  我一瞬间有点愣神。没错,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诶多,明明已经从大学毕业了,却依旧从母校接收着来西班牙交换学习的学生。

  我就是他今年接纳的学生。

  似乎已经发愣了太久,话语来不及经过我的大脑就脱口而出:"鬼知道你这个另类都老大不小了还去申请留学生住宿家庭,是想装嫩吗?"

  安东尼奥眨了眨眼睛:"可是亲分我甚至还没找工作哦?再说以后我是要去做教师的,从母校接收几个交换生,从提前适应教育工作这方面来说也不过分吧。学业上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来问亲分啦!"看着他一脸兴奋的样子,我心里吐槽着果然是个死蠢,顺便用力地抬手拍掉了他在自己头顶乱摸的手。

  我望向窗外从街头吆喝到街尾的小贩,久违的不打算再去和他拌嘴。

  明明就是个热衷于收小弟顺便满足自己好为人师爱好的老混蛋。           
  勉强地打断自己思维上的分心,我振奋着精神捧起一本书,却仍然一个字也看不进去。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焦躁。

   事实上,我们谁都没有提及那件事。作为来自意大利的交换生,我整个大二都在西班牙度过,而即将来临的期末考带来更深的意味就是——
  交换期即将结束,我要离开马德里了,离开安东尼奥。

——————————————————————————————
一年前,在人来人往的首都机场,正在我努力抵挡来自南欧地区的热浪时,我第一次见到那个蠢货。

  那时的他举着一块写着"Rovino·Vargas"的名牌,带着一个乡巴佬看见一地现钞一样的表情朝我招手,哦不,或许这个比喻有点不恰当。

  确切地来说,唯一留在我脑海里随时可以重放的意象,大概只有那时他的眼睛。那双充满生机的绿眼里透出的笑意就好像马德里的天气一样,令我感到陌生和不适应,但又心跳加速地为之向往。

  我有那么一瞬间担心自己会陷进去。

  我假装低头去确认那一串长的要死的名字,该死,明明我已经耗死了不少脑细胞把它背的不能再熟——就在那时,我感到我的拉杆箱连同我的手背一起被一只温热的手掌覆住,然后,握紧。

  那一瞬间头顶的太阳好像尤其地火烈,晃的我睁不开眼。我只听见了耳边传来的声音——

"你就是罗维诺吧?"

  一阵凉爽的风吹散了一点周身的温度,却没法拯救我发烫的脸颊。

  或许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注定要沉溺其中。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