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吹落星星的风吹过森林的声音

短篇一发完  罗维精灵设定
依旧是没啥用的标题 累到不想改 半夜发文也没人在看吧
之前挖的坑感觉把自己卡死了←
  
[自暴自弃躺]





  "安东尼奥·费尔南得斯·卡里诶多,恭喜你小伙子,实习期结束了。你也算是熬着想从我们这个闭塞的山村中回去了吧?"
  "回去?不,我会留在这里。"
——————————————————————————————————————
  安东尼奥走在林间的小路上,枯叶在他脚下沙沙作响,他向身后望去,山半腰中的村落若隐若现,他裹紧了大衣来抵御深秋的凉风,
  "秋天来了啊。"安东尼奥忍不住感慨了一句。铁锈色的树叶卷曲着颤抖在枝头,除了风吹过树叶的声音,周围的一切都太寂静了。
  佩德罗眯了眯眼,仰头看了眼灰蒙蒙的天空"恩,今天抓紧点吧,要起雾了。"说着他扬了扬手里的板斧。
  安东尼奥和佩德罗是村中一对相依为命的兄弟,村民们都靠种植粮食自给自足。村里不少年轻人都离家出去寻找工作,而费尔南得斯兄弟俩则选择留下来照顾年迈无依的老母。照他们自己的话来说:"我们想做什么就会做什么,不是由别人来决定的。"又或许对安东尼奥来说,他只是单纯的热爱着故乡的山林。
  "还是不要砍树的好,"安东尼奥瞥了眼佩德罗手中的斧头,"我们就检点树枝吧,这些棵活了几百年的古树,砍掉也怪可怜的。"
  "这可由不得你。"佩德罗皱着眉头,"就算要把这座山都吃光,我也不能让自己和母亲饿肚子。"
  安东尼奥无奈地摇了摇头。

两个年青人轻车熟路地顺着树篱笆一直往西走,靠近村落的一片树木已作焦土,两人只好去往山林深处寻些小块儿的柴火准备入冬。
  "真是糟糕透了。这地上除了一些烂叶子之外几乎没什么可用的木材,有几根枯枝也好啊。"佩德罗发泄似的用靴子头用力地踹了一脚枯叶,扬起一片的混尘,迷迷离离地漂浮在空气里。
  "……我还以为你知道这么晚出门的后果呢。那些弯腰就能拾到的好柴早就架在别人家的炉子边上了。"
  一路无言地继续向前迈步,沿着一条如稠带一般的小溪向山沟深处走去。

  飞鸟扑棱棱的振翅声从他们头顶飘过,村落早早地就已消失在了视野中。
  "这路真是没完没了了。"将近过了大半个钟头,安东尼奥向上望着阳光下飘动的薄雾 再过去就是村里人都很少踏足的深山老林,苍劲的绿色几乎和他的眼睛融为一体。道路崎岖不平,无数滚落的巨石和倒下的树木都挡住了去路。他眯着眼眺望小溪于天边交融在一起的远方,那里在旁人看来只是一条有着蓝、青、白色的美丽界线,但在村里人的想象中,那里充满了漫天的神话和难以遐想的启发。
  "你说——那里会住着精灵吗?"
  "我可不这么认为。"佩德罗翻着白眼,掂着手里的一把柴火,"就算有也只是老人说的什么树精啊、老妖怪什么的,当心被吃了啊。"

  "佩德罗你真是没有想象力,明明你也没去过那里吧。你看那儿是橡树林么?还是松树?既然我们都走到这了,不如去找找这条小溪的源头吧?"安东尼奥几乎移不开自己的眼睛,快步地走着想要去确认自己的猜测,"反正还是大下午呢,没什么好怕的,你说呢。佩德罗?"

  安东尼奥猛的一转身,迷雾和阴影一瞬间消散开去,身后空空荡荡地没有什么身影。他惊讶地睁大眼睛,来时沿着的小溪此刻竟像是凭空延伸出无数的支流,歪歪扭扭地不知通向何方。
  这下可好。这是安东尼奥脑子里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
  在安东尼奥苦着脸琢磨路径时,耳边恰传来了一串清脆的歌声,一开始声音模糊而遥远,但渐渐地,词句清晰起来。
"迷途的流浪者哟
   星光深林指引你们前进
穿越来时的阴影
    重归故乡的幽林
那里有可口的山泉啊
     那里有美味的树果…… "
  和儿歌一样幼齿的歌词。安东尼奥吐槽着躲在树下的阴影里,疑惑地望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一个男孩从小径上蹦跳着下来,整个人仿佛沐浴在了阳光里。一撮头发从他脑袋上翘起,随着哼歌的旋律一晃一晃的。男孩的身上披着件几乎和背景融为一体的绿色斗篷,想是山里的人吧。
   "你好啊!"眼看男孩就要路过,安东尼奥走出阴影,向他打着招呼,"我迷路了,我……"

"Ve!"男孩像是被吓了一大跳,尾音被吓的抬高了一个八度,支唔着不知该说什么。
  "费里西!"就在这安东尼奥忙着解释的时候,一个生脆的声音从小径的尽头传过来,一个和眼前男孩长得一模一样的少年跑了过来,速度之快让人不禁担心起他是否会飞起来。

  这可真是有趣啊,安东尼奥心想,又一对双胞胎,就和我跟佩德罗一样。

  少年柔软的棕色发间用枝条绑着两枚树叶,劣气十足地夹在耳后,树叶上的纹路在阳光下闪着金光。他身上披着一件比弟弟稍短一点的深绿披肩,用麻绳细细密密地系在胸前,乍一看上面还挂着一些造型与众不同的橡果,可真是个调皮的孩子。
  通向远方山林的小径上浮起一阵尘土,男孩的皮靴上也被弄得斑斑点点。扬起的细小颗粒在阳光下反射出迷样的光彩,包裹着少年敌意满满的脸庞也似真似幻。安东尼奥看的有些出神。

  "外面的人类,你想干什么!"少年一手抬起护住后面的弟弟,凶神恶煞地朝安东尼奥扬着眉毛。"哥哥别这样嘛我没事……"弟弟露出愁苦的表情,只是轻轻地摇晃着少年的手臂。
  "非常抱歉,我只是迷路……我没有恶意。"安东尼奥诚恳地望着他,尽量友善地说道,"我叫安东尼奥,是山下的住民,你们是住在这附近吗?"

  少年叉着腰一脸不耐烦地想说些什么,边上的弟弟像是终于从惊吓中回过神来,露出甜甜的笑容凑到少年面前:"哥哥别发火,我们就帮帮他吧,我看他身周的阴霾都争着避他而去,他会是个好人。"

  少年似乎是对他弟弟的话有着很大的信任,妥协似的瞥了他一眼,清了清嗓子:"……既然你都自报家门了,那么,我叫罗维诺,这个小傻子叫费里西安诺。现在听好了,后转一百八十度沿着有青苔的那条小溪滚回你们的小土窝。我们正在搬家,不要来烦我们。"

  谢谢,我知道了。安东尼奥确实是想这么说来着,但他对少年的兴趣实在是太大了。这样精致的面庞和矫健的形体,简直就像是——像是森林之子。还有那双有着稚气弧度的琥珀色眼眸,此刻正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瞧。
  他捕捉到了罗维诺话里的一个细节:"搬家?需要我帮忙吗!我看你们什么都没拿……"
  "我们本来就什么都不用带!我们不需要随身物品!"话还没说完,就被罗维诺大声地打断了,他红扑扑的脸颊鼓了起来,不知道在生谁的气。
  "哥哥……"边上的费里西安诺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只是抱歉地看着安东尼奥。
  "安东尼奥!蠢弟弟!"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佩德罗依稀的呼喊声。
  安东尼奥皱着眉沉默了一会儿,"那好吧,有缘再见?"
  "谁要和……"
  "走好哟大哥哥!"一旁的费里西安诺在罗维诺的怒视下微笑地挥着手。
 
  "灰尘还不能掩盖树叶的油亮
     黄土还不能阻隔莓果的清香
       枝叶还不能遮住漫天的星光
         我们还不走哟……不走…… "
  没走几步,安东尼奥的身后隐约传来了费里西安诺的歌声,点到即止般地在"不走"之后就再没声音。他的嘴角微微上扬,还不离开吗……

  安东尼奥偷偷记住了那条小径。

  第二天清晨,草叶子上还挂着湿漉漉的露珠,他就独自一人前去了那里,连佩德罗也没有告诉,要是他知道了,指不定会和母亲大惊小怪一番呢,毕竟,特别那个孩子,看上去太怕生了。
  安东尼奥哼着记忆里费里西唱的调子,一边轻快地在山路上走,丝毫不顾及被晨露沾湿的衣裳。

  清晨的雾气还笼罩着整个森林,以至于人的声音显得那么突兀。
  "喂!不是叫你别来了吗!"熟悉的清脆嗓音,安东尼奥抬头一看,是他。不高的一个小土坡顶上,微光剪出那个安东尼奥所熟悉的身形,缭绕的雾气缠在他的脚边。那身形的主人自己也不知道今天为什么会跑到这来,只是瞪着眼朝下望。

  阳光晃在安东尼奥标准露齿笑的脸上,让罗维诺促不及防地愣了一下,"蠢……蠢货。"
  "嘿,小罗维!你在干什么呀?"安东尼奥只是毫不察觉地朝他挥着手。

"老子在干什么你管我!还有谁允许你这么叫的!"罗维诺气急败坏地朝他做出要打架的动作,几乎想要捡起橡果朝他砸过去。
  安东尼奥向前走进了几步,仰着脸看着他:"呐你小心点哦,上面山石可滑了……""啊——!!"

   几乎是罗维诺弯腰下去的一瞬间,一脚踩到了被露水浸湿的青苔上,来不及平衡的左脚凭空向外踏出去一步,下一秒人已经沿着坡面向下滚去。
  "罗维!"安东尼奥焦急地向前跑去,心跳差点漏了半拍。还好,土坡倾斜度不高,罗维诺幸运地落在一片草坪上,身上和脸上仍结结实实地被划出了不少痕迹。
  安东尼奥一把揽住蜷缩在地的罗维诺,将他轻轻抱在怀里,忧虑万分地看着他的脸。"你没事吧?"
  "你……放手!这里我比你了解,这些伤我随便弄弄就好了,你不要在这碍手碍脚!"罗维诺挣扎地想要摆脱,却不小心牵动了脸上的伤口,鲜血开始渗出。
  安东尼奥转眼看了看周围,迅速捻起一根看似普通的草,用手指捏碎,发出辛辣的味道,他把草泥涂到罗维诺脸上,出乎意料的是,罗维诺没有拒绝,而是在露出微微的嫌弃眼神后还是接受了。

  "喂,干嘛那么看着我?我说过了,我比你懂得多,这草药专治皮外伤,我也忍了,嘶,真辣。"罗维诺痛的倒吸了口凉气,"不过没想到的是,你居然也懂。"

  "也就懂一点啦,毕竟……"安东尼奥微笑着挠了挠头,颇是不好意思的样子,"这片森林,对我来说就和故乡一样重要,而故乡,是我的全部。"

  "真不要脸。"罗维诺白了他一眼,心里却是悄悄卸下了一点防备,沉默了一会儿扒掉安东尼奥的手,拍拍皮靴上的灰盘腿坐在地上。"总之……我不会向你道谢,我一点都不喜欢你。"
  安东尼奥只是笑着着表示毫不在意,"或许我只是想和你交个朋友。"他说。

  或许?罗维诺撇了撇嘴。

  安东尼奥小心地蹲在在一旁观察着罗维诺的伤势,只见那条伤疤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起来,就算是药草,这速度也有点令人不可思议了。罗维诺瞥了眼欲言又止的安东尼奥,冷冷地出声"吓傻了?我可早就说过,这伤根本用不着上药。"
  "罗维你……"
  "我是精灵。森林的精灵,就是这样。你的好奇心满足了吗?你可以回去了。"

  又是回去?"不,今天我不会回去的,虽然我是不会逼你说什么你不愿说的,但我只是……"
  罗维诺看着安东尼奥语无伦次的样子只是想笑,
"真是好久没遇见你这么蠢的人类了,告诉你也无妨。"

  没错,罗维诺确是一个精灵。自从爷爷伴随着这片树林一起长大开始,就已经有了意识形体。后来,森林面积被人类伐去一半以建造村落,爷爷也去了远方。前些天,弟弟费里西突然怔怔地望着天空,双眼无神地吐出一句"哥哥,我们走吧。"从那之后,两人就一直筹划着搬家——说是搬家,也只是割舍下这份执念而已,费里西也早早地和西边的路德维西家族通好了信,那边也热情地邀请了,但两人还是拿不定主意。就好像一截摇摇欲坠的枯树根,上面已经插了好几支箭,但谁也不知道下一支再射过来是不是就会使它崩断。

  "费里西他……确实很有预言天赋,他说你不是坏人——但如果你敢把这些事告诉别人,我可绕不了你。"罗维诺的头发被清风吹散,安东尼奥知道他这是勉强接纳了自己。  安东尼奥看出罗维诺不想深谈关于森林的遭遇,他只是注视着罗维诺的双眸,他看见苍穹碧空在他眼里流转莹莹,就算生活的黑暗如同夜幕降临,他仍在那里看见了或是希望的东西。

  安东尼奥直发着愣,心里想,"可不是……罗维和小费里生的这么可爱,就算是精灵也不是很奇怪嘛——真的精灵诶!我的直觉也可准了……"
"喂!"罗维诺狠狠地往他腰眼里捅了一拳,"重点是这个吗!"
  "诶小罗维你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吗!?"
  "你自己说出来了啦蠢蛋!"
  "那 我以后还能来找你们吗?"安东尼奥哭笑不得地望着罗维诺,
"或许可以。但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
  "让你回去你就得回去。"
  "没问题!"安东尼奥笑嘻嘻地把小手指翘到罗维诺眼前,罗维诺下意识的朝后仰了仰 反应过来一脸嫌弃地想要拍掉它,却被强行勾住了小指。

  "太好啦!这样一来罗维就和我有一个不错的约定了"安东尼奥差点要去拥抱罗维诺,如果不是第一时间就被推开了的话。
  "松开你的蠢指头——明明就是个麻烦的约定。"罗维诺皱着眉叹了口气,"你还真是无忧无虑啊。"他用双臂支撑着侧过身子,眯着眼打量这个在晨光下熠熠生辉的人类  嘴角微微泛起一丝弧度。

从那以后,安东尼奥时不时地来找罗维诺玩,但绝对不是在上山砍柴的日子。罗维诺会和安东尼奥讲树林里的种种——鸟兽,花草,溪流,古树……有时碰见费里西安诺,他总是兴致勃勃地邀请安东尼奥听他新作的歌曲,而安东尼奥也经常带些番茄上山给他们。安东尼奥发现,罗维诺的眉心不再一直紧锁着了,这样一来,他变得和天使一样可爱。至少安东尼奥是这样认为的。唯一的不足之处是,每次正聊的高兴时,罗维诺却总是要求安东尼奥回去,而且总是亲自把他送到溪流口。有几次安东尼奥偷偷地看着太阳计算着时间——不多不少一个时辰。
 
——————————————————————————————
  过了这么一段时间……又或许只是几个星期,房门边最后一片秋叶也挣扎着掉了的那一天,安东尼奥打算在入冬之前最后一次进山。

  山里的老树像是在做最后的挣扎,一碰就掉的干枝密密麻麻地挡在路上,而只有抬头才能看见在树顶上几片可怜的卷叶,在寒风中哆哆嗦嗦。
  借着月光,他熟门熟路地绕到了瓦尔加斯兄弟居住的那个隐蔽的洞穴里,地上铺着厚厚的羊齿蕨和青草,罗维诺就安静的坐在上面,好像很久都没动过一样。

"罗维?"安东尼奥小心地走了进去,尽力想维护原有的宁静氛围,却是每走一步都把地上的枯叶踩的咯吱咯吱作响,安东尼奥从没觉得这声音这么刺耳过。
  "恩,你来了啊。"罗维诺象征性的回头看了他一眼,又很快地低下头,安东尼奥只是觉得少了点什么,却不知从何问起。
  倒是罗维诺先发话了。

  "费里西他……还是走了,他说这里几十年之后就会变成一片黄土。这不假。前几天你们为了入冬保暖问题进行了最后的一次疯狂砍伐,你应该比我清楚。他的话一向准确,毕竟他是拥有着瓦尔加斯氏族里少有的直觉很灵的天赋的人。换作平时我可能还相信他,可这次这个小兔崽子还不是想着去西边和那个土豆混蛋在一起。老子才不要这么傻乎乎地跟去。我就不相信这里那么大的一片森林就会全没有。"
  罗维诺蹲在地上自顾自地说着,捏起一根树条在地上胡乱划着。安东尼奥看着罗维诺在月光下苍白又不失坚挺的脸庞,低下头犹豫了半晌。
  "森林没有的话……你们会怎样?"
  罗维诺头也不抬:"消失。"
"我可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安东尼奥着急地向前走了两步,"我会和村里的人说……"

  "没用的。"罗维诺刷的一下站了起来,扔掉树枝,"人们从来都是只要对他们自己有利的事情就想去做,你阻止不了。"
  男孩控诉般的话语中满是悲戚,唯有黑暗中眼里的点点星光积淀着他仅有的信念。
  安东尼奥很害怕,他害怕一道流星划过,他的男孩就要永远消失在黑暗里了。

  "你怨恨我吗……?"安东尼奥觉得自己一瞬间就像一个傻子,一直以来回避的事情还是到了被戳破的一天。他知道自己村里人做的事情 但他,他又怎么能够阻止得了……安东尼奥觉得自己都快要在大冬天里出一身汗了。

  "你?你不一样。"罗维诺望着天空,挺翘的五官被镀上一层月光。他一个字也没有多说,发亮的瞳孔里看不出情感。安东尼奥愣住了。
  我想要靠近他,安东尼奥眨眨眼,这么想着,犹豫地伸出手握紧了罗维诺的手——微微发凉却干燥柔软。这样或许就能明白他的内心了。

  罗维诺猛的一僵,嘴唇轻启,终究没说出什么话来。
   两人就这样静静地坐着,耳边传来彼此的鼻息 手心是相握的温度。安东尼奥的心咚咚直跳,只觉得应该表个态或是做点什么——任何能帮到罗维诺的事情,他感到力不从心,却不知他从手心传递出去的温暖已是对罗维诺来说最好的补偿。

   谁也不知道他们坐了多久,似是一瞬,又似永恒——这次罗维诺忘记了赶安东尼奥走。安东尼奥几乎把所有安慰的话都柔声说了一遍,最后都不知该如何开口。闪亮的星光落在了罗维诺的披风上,头发间,眼睫毛上,而这一切又都映在安东尼奥的眼中。罗维诺眼中目光流转,似是怎么也看不尽这重叠连绵的黑色山影。罗维诺终是叹了口气。
  "其实是我自己要留下的。我觉得自己永远都属于这里,就算是去西方的欢乐世界,我也觉得不如呆在这里,不就是孤独一点吗?又不是忍不了。"罗维诺看了眼被安东尼奥握住的手,"你是个人类,只能活一次。故乡不是你的全部,森林也不是,你应该要学着放下。"

  "不……那些都不是,但你是。"安东尼奥坚定地注视着罗维诺,直挺挺地握着罗维诺的手,"罗维,你承载地东西太多,故乡不是全部——这话应该是对你说的才对。我是自愿陪你的,我不会放弃你,我会将这一切都铭刻在心。"
  下一秒,安东尼奥将罗维诺拉进了怀里。他的身躯让人觉得冰凉又瘦小,安东尼奥只是任凭他反抗也紧紧地箍着不肯松开。
  罗维诺皱紧的眉头渐渐松开 全身心地接纳着对面这个人类的味道 或许费里西是对的,他想,自己完全可以也来任性一把了。

  破晓的朝日划破天际,黑乎乎的群山像是终于被染上了颜色,浮现在画面之中。

  "时间已经耗尽了。"安东尼奥迷迷糊糊间看见了罗维诺琥珀色眼中蒙上的一层阴影,"抱歉让你呆这么久,虽然是你自找的,但还是谢谢你。现在你该回去了。"平日里罗维诺只允许安东尼奥在他的家里呆一个时辰,而现在卻已是一夜过去。
  我的任性会给你带来很麻烦吧……
  罗维诺俯身用唇轻轻地点了一下安东尼奥闭紧的眼睛,放开了手。不甘又无奈看着安东尼奥的身形消失在了星光中,衣裳的最后一角也消失在视野的白光中的时候,罗维诺闭上了眼。

  不是我想留下,而是我不能离开
  不是我想赶你走,而是这里和人类时空实在交错了太多
  现在,结束这违背时间发展的邂逅吧,享受你的人生。
  而我还将继续守护着这里,纵使你已经…不会再记得我.
  ——————————————————————————————————————————————————————————

  荏苒时光流逝中,孤独的罗维诺觉得不会再有人记得他。费里西安诺自从去了西方,就很少再回来。罗维诺只是远远的望着山下竖起的一根根长长的电线杆,漫家灯火闪烁地如同天上的繁星,却是提不起一丝好奇心。或许会有人闯进我的世界,把这些都讲给我听,我没有必要自己下去。

  哥哥哥哥!西边的大山真的很美啊!最近还修起了高高的教堂,每到秋天整个山脉就会变成红色……
  恩。
  山里也伸进来了很多用铁疙瘩做的梯子……路德说那叫铁路啦,哥哥你这儿也应该快有了吧哈哈哈
  啊,不感兴趣。
   哥哥,你还是很想他啊?

  哈?你他妈说什么?

  与其看遍重山峻岭的美景,我宁愿再看看他——呸
  才怪,才怪。
 
  罗维诺躺在新绿的草坪上,长长的睫毛覆盖着紧闭的双眼微微颤动,他深吸着泥土的芬芳,感受着蓝色黄色的小蝴蝶在身周飞来舞去,努力使自己展望起未来。人类的确认识到了森林的价值,并且开始研究起资源的持续利用,纵使伐木声一年到头都不停,但罗维诺再也不用担心哪天山会秃了。他一面编着柳条玩,一面不安分地倾听着来自外界的声音。
  时间……时间……时间多得令人发愁。
  真是讽刺。

  "这些树,都是被编辑在册的,你们看好了,可不能乱砍。比如今天的任务是这棵,先找个基准挖去一角,然后人转到另一边,当心树重心不稳砸下来……"随即就是一阵电锯的呲啦声。
  林业局可是又来了新人吧。罗维诺实在无聊地踱到那伙人附近,倚在树边望着他们忙活。
  "当心看好了啊!绳子拉稳!我要锯断它了……"

  呐,你们看得到我吗?看不到吧?哈哈哈。罗维诺自娱自乐地在人们面前张牙舞爪,却完全没有人看得见他。

  "先生,等等!树的那边站着一个男孩呢,会砸到的吧。"一只握着钢笔的手举了起来。

  罗维诺停下动作,闻声望过去,脸红透了半边,几乎是飞一般地逃回了树林中。该死,那双熠熠的绿眼自己又怎么会不认得,怎么会忘记,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复读着他的名字,不是他,不,是他……罗维诺觉得几百年来自己的心脏都没有跳动地那样有力了。
 
  ————————————————————————————
"你可决定好了?呆在我们这个小破山村里工作?"
  "是啊。城市码头边的闪闪烁烁都不是我的归宿,唯有这森林深处的星光是我能够停靠的地方。"
  ——那颗星星照耀着我们相遇的日子。

那么现在,罗维,你还在等待着我们的重逢吗?









……所以这个故事告诉了我们珍爱森林保护环境的重要性[手动滑稽]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