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PARADISE.Ⅰ


  乌托邦设定,小卡的设定会相对弱一点。(前期几乎弱成人类吧咳

  就是看了反乌托邦三部曲之后的滞胀脑洞。

  有点部分好像莫名写成了翻译风会比较诡异…预下警吧。



     早晨


     今天是"天堂"建成的一千周年纪念日。至少报纸上是这么写的。

     伴随着油墨味和新鲜烤面包的香气,卡西迪奥准时地在早晨七点坐到了公共食堂里。

    卡西迪奥是天堂里一位再普通不过的天使,身上挂着不起眼的灰黄色风衣和统一发放的西装衬衫,还有毫无特色的下垂眼角搭着懒散的蓝眼睛。在这个完整融合的世界里,每个人都有一份工作,就算只是像他那样坐在桌子前整理整理文书。用人类低等的语言来说,就相当于是"公务员"。在数不尽的和平日子里,大多数天使早已没有了"战士"这个概念。

     食堂里传来一阵嘈杂的响声,甚至还有几声翅膀扇动的声音——除了大天使,普通天使在平时是不允许展现出翅膀的。当然,今天是个例外。

    天堂建成的周年庆典,集体歌颂伟大上帝的绝佳契机。还不仅如此——卡西迪奥顺着印的鲜红的字体往下读——那场注定要重演的战争就要打响了……百年一遇的盛宴……大天使们将会在这一天把路西法(卡西迪奥甚至不屑于念出他的名字)从那肮脏的地狱里放出来,然后再由万人敬仰的大天使,他们的守护者、伟大的战士米伽勒所击败。到那时,所有的天使都被允许振翅高飞,虔诚地、一致地歌颂上帝的美德和天堂的荣耀。

     这本就是一场注定会胜利的战役。说来可笑,野蛮时代的战争竟然都是纯粹由冲动引起,赢家和输家就这样在完全无法预估的偶然性下诞生了——多么荒谬!事实证明,没有意外的战争才是合乎理性的,当米伽勒将剑从路西法体内拔出来时,那将是多么意料之中而又激动人心的时刻啊。

      卡西迪奥的嘴角微微显现出笑容,转身融入到欢庆的天使中——歌颂起他们的天父。


     中午


     今天是理所当然的假日。整个上午,卡西迪奥都安静地坐在自己的房间里。灰色的墙壁和地板,风衣被挂在门口的衣架上。他就这样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上,手放在大腿上,背脊自然地弯曲——冥想着。这是被一致认可的天使们在闲暇时最标准的休息方式。天使们过多的时间不再成为无所事事到处闲逛的借口了,这无疑是大天使们又一项伟大的发明。

    突然,卡西迪奥的眉头皱起来,他的脑海里开始出现令人不悦的嘈杂声,那是天使特有的沟通方式,从主动和被动两方面都是。他睁大湛蓝色的眼睛看向房间外——透过完全透明的玻璃墙壁——外面一定出事了。

     是庆典开始了?可明明还差两个小时三十五分钟……卡西迪奥穿上风衣,小跑着走下楼。

      和几个天使擦肩而过,卡西迪奥挨进了噪音的来源。一堆天使挤在公告牌前议论着什么(很显然,大天使的声音一般不会轻易由天使电波传送)。卡西迪奥的眉头又皱了起来,他在犹豫着是否要挤进去。这时,他的面前出现了一张黝黑的面孔,"尤瑞尔?"

     "你好,卡西迪奥。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尤瑞尔是卡西迪奥的同事,身材比他大了一圈,态度也总是高人一等的样子。
      "大天使们那边出麻烦了,这是前所未闻的。就算公告里没有明说,但我一个跟着去了下面的朋友说——"他滚圆的眼睛转了转,将肥厚的嘴唇贴到卡西迪奥耳边"大天使搞不定几个人类。你信吗?尤其是那米伽勒的'剑'。那只蝼蚁本应为我们帮他选择的命运感到光荣才是,可谁知他满嘴'自由意志'之类的狗屁,左躲右闪地不愿从命。你说可不可笑?"

    卡西迪奥的蓝眼睛眨了眨,下意识地发出一声轻笑,"可笑至极了。"自由意志?真像是野蛮人会说的话啊。目送尤瑞尔带着满意的笑容离去,卡西迪奥作了个深呼吸,决定还是挤到公告牌前去看个仔细。


    傍晚


    庆典最终还是被推迟了,那几个人类似乎得到了一些他们不该得到的援助,至今不愿献出他们微不足道的皮囊。

    卡西迪奥正懒散地靠在沙发上,翻着整一橱柜不同版本的福音书。夕阳斜斜地照在他的面庞上,他微微闭上眼睛。

     "砰!"猛的,房间另一头的房门突然被撞开,弹进来一个浑身脏兮兮的男人,手里拿着一把劣质的匕首,他松鼠般圆瞪的眼睛盯着卡西迪奥,就好像是被人推进来的一样。卡西迪奥受到的惊吓也着实不比他小。他下意识地扔下书,两只手举到半空中——"嘿,先生,你不能这样不敲门就进来……"

     松鼠的眼睛眯了起来,发出咄咄逼人的目光,闪着寒光的匕首开始向卡西迪奥逼近(这也太不礼貌了,卡西迪奥想。)"那家伙去哪了?你就是那个可以接应我的人吗?这里是哪?"

     "等等,你的问题太多了,为什么不坐一坐?"卡西迪奥向男人推去一把椅子,他的直觉告诉他不能轻举妄动,因为对方是个他从未见过的生物,不是天使,也不是恶魔。这是个人类。卡西迪奥清楚自己应该立刻把这事通过天使电波通报出去,可他犹豫了,至少他无法在那双绿眼睛的注视下做到。(他现在开始相信人类确有一些天使不知道的特殊技能了)

     男人白了他一眼,甩给他一个东西,卡西迪奥顺手接住——是一个连着一根棒子的球状物体。"他说你看见就会明白的。"这是……

     眼前闪过一片的五颜六色,卡西迪奥的思绪穿梭到了很远很远的过去,或许是在"天堂"都还没建成的时候,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有那么一个穿着白袍子的年长天使。
   
    他会在对小卡西做了过分的恶作剧之后,又屁颠屁颠地给他递上那种诡异的带甜味的东西,擦着卡西的泪珠自言自语:"能创造出美妙的甜味的人类,难道不也是有趣的灵魂吗?"

     突然间,时空乍裂,电光火石之间,他看到白色的袍子上滴着鲜血。他听到年长天使的声音——"不要怪我,我的好兄弟。我要站在他们那一边……"

     等回过神来,卡西迪奥发现自己已经蜷在了墙角,一手捂着自己的额角。球状物体被捏碎了,空气中弥漫起一丝甜味,这让他觉得自己在做梦。

    "嘿!你没事吧!"圆瞪的松鼠眼睛凑了过来。卡西迪奥茫然地抬头回视着他,久到对面那个男人开始怀疑他是不是之前在派对上老盯着他看的女人。卡西迪奥终于开口道:"我很好,我知道了。"

    在卡西迪奥把厚重的窗帘拉到最下面时,他仍旧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那个在"天堂"刚一建成就销声匿迹的大天使、那个叫加百列的恶作剧精灵,他到底在搞什么鬼?暗中帮助这几个人类,还把他送到我这里?他难道不知道这会……
     卡西迪奥的动作突然顿住了。如果一切都晚了……如果在他拉窗帘之前这个人类就被人看到了,如果他被指控……

      "嘿,所以说你就是那个可以帮我天使没错了。我叫……"

      "迪恩·温彻斯特。"卡西迪奥下意识地转过身去,他觉得自己在逐渐丧失理性思考的能力。

      男人上扬的嘴角僵了一下,随即无所谓地抬了抬下巴。"正是。"

      "……我的名字是卡西迪奥,我是上帝的天使,只是很普通的那种。(卡西迪奥翻了翻眼睛,尽量放慢语速)我恐怕不知道该如何帮助你……就算我可以帮你隐瞒私闯天堂的罪行。"

      "啊,卡西。我不会给你添太多麻烦的,毕竟我也不对你们有什么好感……噢,你没必要解释什么,我又不是在针对你一个人。总之,给我指条路,我现在就走。"迪恩甩了甩匕首,随意地放进夹克里。

     "去哪?"卡西迪奥的目光从他的匕首上收回来。
     "中心花园。你们是这么叫的吧。"

     卡西迪奥叹了口气:"这是不可能的。现在的天堂已经时过境迁了。每个天使不再拥有自己建立虚拟空间的权利,我们现在住在集体公寓里。如你所见,每一个房间都紧密相连,从此我们之间便不存在隔阂,也不存在背叛。这也就意味着——你一出这扇门就会被人发现的。"恐怕在人间逗留太久的那位天使压根不了解这几千年来天堂的改变吧。

     "真的吗?"迪恩的嘴角泛起一丝狡詰的笑容,露出几颗尖利的牙齿。卡西迪奥愣了一下神。"瞧瞧这个。"卡西迪奥再一次地下意识接住了那个东西(他开始觉得这个习惯不太安全)。带有些埋怨意味地瞥了一眼带笑的人类,卡西迪奥这才细细地瞧起手中的东西。

      一条奇形怪状的项链。

      "带上它你就不会闻起来像是米伽勒的所有物了。据大天使的说法。"迪恩有些好笑地看着对方皱着眉头翻转着那条项链,"对不起喽,朋友。但一旦我戴上它,你们灵敏的鼻子可就要失灵了。"

     "这是很古老的魔法,真不知道他是哪弄来的……它可以保护佩戴者的灵魂不被别人解读,别人也就无法知道你的真实身份甚至种族。"卡西迪奥缓缓地抬起眼睛,不理会迪恩带笑的眼神,"但这样做是有风险的。我刚才就识别出你了。顺带一提,我们不是靠嗅觉来感知灵魂的。"

      "呃……那只是一个比喻。"看着卡西迪奥微微偏向一边的脑袋和紧蹙的眉头,迪恩扁了扁嘴,放弃了解释的想法。"总之,刚才是因为我把它放在了口袋里才没有生效。我打赌它只有与我本身接触时才有效。"他朝歪脑袋的天使笑了一下,不客气地从他手中捞走了那条项链,熟练地戴到脖子上。

      "好啦,风衣男。你不信的话我就带你出门看看。"迪恩挑起窗帘看了看楼下散着步的天使们,露出跃跃欲试的表情。
     "……我不需要你带我,我知道怎么走出自己的房间。"

     "收起你挑衅的目光。把你的手从匕首上拿开。不要,瞪我。"卡西迪奥紧握的手心在出汗,每一步都如同走在刀尖上。和一个人类肩并肩走在大马路上?周围还有那么多天使……上帝啊。不,这时候还是不要把上帝牵扯进来比较好。

     "还有,不要把步子跨地那么奇怪——"

     "这就是我正常的走路姿势,好吗?"迪恩忍不住抗议了一句,引起几个附近的天使侧目。卡西迪奥快速地瞥了几眼路人,又看向迪恩。他的嘴巴微微张开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躲开迪恩的目光继续走路。

     "我觉得你不需要这么紧张,卡西"迪恩的语气无比轻快,"已经十个了。十个天使走了过去——没有朝我看一眼。"

    "那些都只是思维比较僵化的住民,要是碰到大天使或者高阶的社会工作者就要另当别论了。他们通常是很难容下异类的。有时甚至只要一个与众人不同的眼神和表情。"

      "异类吗……像你和我这样的?"迪恩戏谑地看着打算反驳的天使,"你知道我发现了什么吗?所有走过的天使都穿地像移动的煤炭一样。只有你穿着这件滑稽的——"话未说完,卡西迪奥猛的拽过迪恩拐进一个小巷子里,用手狠狠地捂着他的嘴。

      迪恩只觉得背后猛的撞上了一堵墙,而身前的人还嫌不够似的使劲压在他身上,就像要把他挤进墙里。
     一句"wtf"闷在了天使紧绷的手掌里,这个穿着风衣的天使看上去再弱,毕竟也还是个天使。

     那倒是给了迪恩一次机会近距离观察卡西迪奥的眼睛。他甚至忘了自己还被捂着的嘴。那是一片湛蓝色的海,充斥着紧张但依旧平静美丽的海,那深处藏着太多迪恩看不透的东西。这不能怪他,毕竟连卡西迪奥自己也快忘了真正的自我。手上的力道放松了,迪恩这才记得呼吸,他觉得自己有必要配合着紧张一下。

     "怎么了?"几乎是气音。

     "有高阶天使过来了。"卡西迪奥则是干脆把嘴贴到了迪恩脸上。拜托,迪恩在心里暗嚎,这就像在小巷里偷情的高中生情侣一样。迪恩别扭地想往后躲,可惜后面只有硬梆梆的墙。卡西迪奥的神色并没有什么波动,迪恩猜天使就压根没有"私人空间"这个概念。

    "所以,有多高阶?他认识你还是怎么的?"
    "她是我的上司。"
    "哇哦。"

    "行了,她过去了,我们走。"
     利落的一个转身,卡西迪奥迈开步子就想走。迪恩愣了一下,上前抓住他的手臂:"嘿,把我以那样没尊严的方式压在墙上,你就不打算多解释几句?"

     卡西迪奥无奈地转过脸来,"没什么有趣的。她就是个平日里给我们发配资料和布置任务的人。但因为她平日里不怎么说话,甚至都不参与什么集体活动,所以觉得她很奇怪。"

     "有什么奇怪的?"

     "这样孤僻的性格却坐着高阶天使的位子,都让我和我的同事觉得她是大天使的眼线。特别调来监督我们的。"卡西迪奥换了口气,"要是出现任何与集体相悖的行为或者言论,她或许就会盯上你了吧。"

     "被盯上了又会怎样呢?"
     
       "可能是直接消失掉,我不知道。拥有与集体脱节的思想是不被接受的。所以,在你找到去中心花园的路之前,先保住自己的身份吧。学会用集体的大脑思考,学会必要的无知,学会忘记自己。"蓝眼睛中是迪恩从未见过的严肃神情。

     不然你就会和那个逃去人间的蠢天使一样,或许更糟。

     迪恩的嘴张开又闭上,他渐渐松开拽着天使衣袖的手。没什么好问的了。

      他们沉默地走在那些真假难辨的砖块上,远方飘来一阵时有时无的圣歌。

      这时,谁都没有注意到,他们身后的人群中闪过一抹暗红。

      那本应已经消失了的暗红色。
    

   -TBC-

评论(5)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