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D】PARADISE.Ⅱ

天堂乌托邦设定。

具体设定还请看第一章吧。

(良心不安地抱着死掉的节奏感)




       一声风铃带来第一缕色彩,另一种则笼罩在神秘优雅的红玫瑰之下。第三种好似无云的夜空,在天使的蓝眸里深藏。



      "到了。"

      "……哪?"

      迪恩迷茫地停下脚步,他并不知道在这之前他们还有什么明确的目的地。他望向卡西迪奥,对方却没有在看着他。

      "这是我平时来消磨时间的地方……今天是假日,我不能把你带去我工作的大楼。" 卡西迪奥叹了口气,朝面前的建筑抬了抬下巴, "先从这里开始吧。"

      是一幢在不起眼拐角处的矮小建筑。装饰着精妙线条的石头墙角和木头色的屋顶显得内敛而低调,上面也没有画满奇怪的宗教符号,和一路看见的玻璃阁制高楼相比显得格格不入。迪恩抬头辨认了一下门口的标识。

     竟然是一家像模像样的咖啡馆。

     "太好了,一家饭馆。这里会有汉堡的吧?我都饿坏了。"迪恩马上对这个建筑产生了久违的亲切感。

     "那是什么?固体食物的话,我们这里只有面包。"

     "……那啤酒总该有吧?或者,葡萄酒?天使喝的总该高级一点。"迪恩笑着舔了舔嘴唇,脑海中浮现出电影里那些装着香味扑鼻的深紫色液体的木桶。

     "……现在天使不允许接近酒精了。"卡西迪奥看着迪恩期待的表情,轻飘飘地回复道。

     迪恩翻了个白眼。"那你们这些家伙的生活真是糟透了。"
     "注意你的语气,迪恩。"

      天使可不觉得这有什么糟的。没有再继续这个对话,他推开咖啡馆的门,"进来。"

      "你好呀,卡西迪奥。"

      风铃一样的声音。

      迪恩任命地推住卡西迪奥开了一半的门,跟了进去。他飞快地扫视了一眼室内稀稀落落的几个客人,最终把目光停在了那个他们一进门就上前和卡西迪奥攀谈的天使身上。

      一个和声音听上去一样年轻的男孩。而让迪恩发出一声爆笑还引来了一半客人的奇怪目光的,是男孩的着装。红白条纹的T裇和红色的鸭舌帽。

      "认真的吗?你是折翼的外卖小哥吗?不,抱歉,但这真是哈哈哈……"面对卡西迪奥责备的目光,迪恩做着抱歉的手势,却根本没有停止的意思。

       男孩清瘦的脸涨地通红,他不断地调整鸭舌帽的位置,就好像这样他就不再是那个被嘲笑的对象了。他憋着气开口道:"先生,就算您属于上层阶级,但如果您看不起我们这个地位的天使,就不应该来这家咖啡馆的。"

       "萨曼德里奥是对的。你表现地太鲁莽了,迪恩。"卡西迪奥站到他们中间,"请接受我们的道歉,萨满德里奥。我的同事今天脑子有点发热,(他瞪了一眼嘴撅成O型的迪恩)相信我他不是来这里嘲笑你的。他,呃,是专门为你的咖啡而来的。"

     "是的,没错。我早就听说你会煮很棒的咖啡了,"迪恩马上摆出一副真诚的笑脸,瞟向男孩的胸牌,"呃,阿尔菲。"

      "谢谢你,先生。但其实那不是我正式的代号,你可以叫我萨……"               

      "哦,但阿尔菲读起来更朗朗上口你不觉得吗?"不等对方回复,迪恩就自顾自地走向一张窗边的双人桌,拉开一张老式的藤椅坐了下来。卡西迪奥抱歉地看了年轻天使一眼,跟了过去。

      "不得不说,你这里的品味比卡西的连体公寓要好太多了。"迪恩捻着蓝白格子桌布上的几个小蜡烛,"至少不是到处都灰不溜秋的了。"

     "您在说什么呀,"阿尔菲藏在帽檐下的眉毛皱了皱,"这些不上档次的老家具,怎么能够和正统的集体公寓相比?"

      "我想我的同事只是在弥补他刚才对你的失礼,"卡西迪奥拉开一把椅子坐到迪恩的对面,"他明白那个道理的,对吗?越是深的颜色就象征着上层。就像我们所有政府职员都会发的黑色西装一样。"卡西迪奥指指风衣里露出的黑色,"而越鲜丽的颜色则代表……"

      "能力最弱的低级天使。我已经习惯被人这么叫了,"阿尔菲咬了咬下唇,挤出一个腼腆的笑容,"好在我现在还算享受磨咖啡豆这种下等活儿。"

     "我们每个人都享受自己的工作。"提醒的语气。

     "哦,当然了!"阿尔菲紧张地瞟了几眼周围,看似没有人注意到他们。 你无法保证在这种看似偏僻的小咖啡馆就比在政府大楼安全。

      "每个人都为别人而工作,我们都为此感到快乐。"风铃般的声音变得生硬,年轻天使微微点了点头,就好像在逼迫自己记住这听了无数次的教导。

      "总之,请你们先坐一会儿吧,我过会把咖啡端过来。"

      "谢谢你。"端坐的天使礼貌地朝男孩点了点头,而对面的人类显然还没跟上节奏,正瞪大眼睛看着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看到了,也听到了。我知道你想质疑什么,但这就是规则,迪恩。"

      不想接受也要装作懂的样子。迪恩太清楚卡西迪奥话里的意思了。

     卡西迪奥满意地微微向后靠上椅背,藤条发出咯吱的响声。他深吸一口空气中的咖啡香气,享受着这难得闲暇的时光,就像以往无数个相同的下午一样。

      但今天未免太不一样了。太多在普通公职人员的计划表之外的事情发生了,到目前为止所做一切的后果,卡西迪奥不是没想过。
      但他也还没有找出后悔的理由。

      一种久违的感觉在卡西迪奥心中滋生开来——他甚至不记得这是什么。他望向窗外,巴掌大的爬山虎叶子像是镶嵌在窗框里一样,伸出绿莹莹的卷曲触手轻轻地搔在玻璃上。每一次看见它们,卡西迪奥总会以为它们下一秒就会被风吹起,而忘了那只是壁纸而已。

      植物们没有秩序的胡乱生长被遏制了,消灭了,被一劳永逸地取代了。就像自由一样,是不需要的存在。可是……

      "咔——"

      开门声。下意识收回的目光在看到来人之后变得凝滞,天使瞳孔中的黑色越来越大,那一汪浅蓝色的湖水仿佛在一瞬间结了冰。

      迪恩马上注意到了天使原本放松的表情在一瞬间变得僵硬,他赶紧转身朝着他的目光看去——是那抹暗红色。确切的说,是一个有着暗红色长发的女人,(迪恩伸向匕首的顿了一下)她身形小巧 ,身上是惯例的素色套装。

      "听朋友说这里的咖啡很不错。我没有来错地方吧?"

      女人朝迎上前的阿尔菲笑了笑,平淡的语调就像温暖泉水底下的鹅卵石,温柔却强硬。阿尔菲虽然没见过这位客人,但他敏锐地识别出了她的阶级。

      他于是局促地拉了拉帽檐,说了番客气话。而这位客人却毫无征兆地将目光投向迅速低下头的两人,转身向他们走去。

     "……下午好,安娜。"

     再不开口就将显得不得体了,卡西迪奥只好硬着头皮招呼他的上司,迪恩则尴尬地牵了牵嘴角。有几秒钟,卡西迪奥恨不得直接拉着迪恩凭空消失——如果他还记得这一招的话。而现实中的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的上司一步步朝他们走来。

      有一个问题确认了。千般思绪在一瞬间闪过卡西迪奥的脑海——安娜一定在跟踪着他们,或者是他。说不定是从街上开始,说不定早在很久以前,她就站在他的公寓楼下仰头窥视……如果她果真是大天使的眼线,或者只是发现了蹊跷想立笔大功,都不重要了。


      她找到这里来了——卡西迪奥自认为的安全屋。


      当然,如果是平时,他大可以无所顾忌,但今天……卡西迪奥下意识地瞥了一眼对面的人类,那个正被全天堂通缉的人类。

      "嗨,卡西迪奥。"

      安娜的语气极其亲切,这让迪恩一瞬间觉得卡西迪奥兔子受惊一样的眼神有点过了。这个蓝眼睛天使总是怕这怕那的。迪恩挑起眉梢,轻咳两声。

      "嗨,我叫迪恩……呃,斯泰林森。"又长又诡异的名字总没错。"卡西的朋友。"

      "哦,你好。迪恩斯……我可以叫你迪恩吗?虽然这是个不太吉利的名字。"

      "当然。你就是安娜了吧。卡西一直和我说起你,说你是一个很敬业并且优秀的上司。"迪恩露出了自认为万分迷人的微笑,这招面对人类女孩子一直很管用。(他选择性忽略了对面天使的两声轻咳)

      "我很高兴你这么看我。"安娜眨了眨眼睛,看了眼卡西迪奥。碰巧这时两个人的咖啡端了上来,安娜只得往后退了几步。

      好在几句话的功夫已经足够让卡西迪奥恢复冷静:"我和我的同事确实一直把您当做学习行为的榜样。但实际上, 我和您一周也就碰见一两次吧, 而您却能记住我的名字,我感到……无比荣幸。"

      "那没什么大不了。我喜欢了解别人。"安娜理了理额前的头发,目光锁定在了迪恩的身上,"我看出你的这位朋友是刚刚被提升吧,他的做派像一个新人。"她冲迪恩笑了笑,"无意冒犯。"  

       迪恩保持着僵硬的笑容瞥了眼卡西迪奥,而对方和他一样不明白这番话的意图。

       "没错。"先顺势而行吧。

       "那他想必是还没有合适的岗位了。我管理的辖区最近缺人手,你知道吗,卡西迪奥?"

        "你的意思是……?"

        "我可以给这位先生提供一个符合他身份的岗位。你知道,帮助其他天使适应集体是我的责任。"安娜的语速很快,她的嘴角泛起一丝无法捉摸的笑意。

        愣了几秒后,赶紧用最礼貌周全的语言感谢了她,卡西迪奥摒着气,目送着他的上司迈着稳健的步伐走远。对面的人类率先熬不住,他压低着嗓门凑向前道:"她在搞什么鬼?我们要怎么回应?"

        "只有服从了。你没理由拒绝去担任公职——大天使必须要保证所有人都有活干。就算到时候让你做一天十二小时的清洁工你也得照做。"天使有些头疼,他捏住自己的鼻梁,"可我不清楚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可能是她还觉得缺乏证据吧——说不定她就是想先控制住你,再在某个晚上把你从床上抓走。"

        "哇哦。你在把我当小孩吓吗卡西?别担心,说不定她只是看上我了。"

        卡西迪奥刚想开口辩论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在抬眼看到迪恩戏谑的表情之后,便只用他那湖蓝色的眼睛干瞪了他两眼。迪恩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幸亏安娜此时坐在咖啡厅的另一头,距离够远了。

        不过卡西迪奥真的搞不懂人类的盲目乐观是哪来的。

      "如果你不收起这样不严谨的态度,迪恩,在视线密集的办公厅里你将连半天都呆不下去……"

       "是,是,"迪恩举起一只手表示投降,端起面前咖啡轻啜了一口,"至少现在,让我享受一下这小翅膀牌咖啡吧。"

       一个小时之后。

       卡西迪奥很满意地看着空无一人的电梯间,拉着迪恩走了进去。

       "现在有了安娜的'帮助',事情就会好办多了。至少你很快就会有合法的身份和房间了。(虽然肯定是暂时的)"卡西迪奥按下楼层按钮,熟练地坐到宽敞的椅子上,脚下的机器开始摇晃着上升。

      "你最好把握住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然后赶紧把该办的事办完。这么想来,我们还没谈过你找到中心花园后要怎么做……"

       卡西迪奥摇了摇头,望着远处一望无际的灰白世界出神。他似乎熟识这个世界,又对它感到无比陌生。迪恩没有回答什么。

        "噢,想起一点关于你们人类的事。我咖啡馆的那位朋友曾经提起到,我们的咖啡和你们的有怎样大的不同。你们的咖啡似乎有着提神的功效,而天使最不缺的就是精力。
       可是大天使们偏偏不需要普通天使拥有这一点。这就赋予了我们的咖啡一个完全相反的作用——它负责消耗我们多余的时间,分散我们的注意力。它会使人……"

       卡西迪奥奇怪地看向一直默不做声的迪恩,眨了眨眼睛。

       "慵懒。"

       毫无疑问,这东西对人类的作用还是大了些。目不转睛地看着人类脑袋一磕一磕的样子,卡西迪奥在觉得新奇的同时,还是感谢他能一路撑到这里,毕竟走出电梯间就是他的公寓了。

       电梯间里除了机械声再无声响。卡西迪奥开始想到不知道用什么方法被扔到这里来的人类可能承受了多大的牺牲,他又有多久没有合上眼了……天使的眼神变得柔和起来。

       男人的脸上挂着的,是天使从未体会过的疲倦表情。年轻的脸庞上带着不可思议的坚韧和沧桑,不管后果促使他走到这里的信念像是刻进了每一条细小的纹路里。而此刻他熟睡着——睫毛随着呼吸轻轻抖动,倔强的脑袋耷拉下来,夕阳的光影打在他暗金色的头顶上。无意识地,卡西迪奥的呼吸变得很慢,很慢。



       "叮——"电梯门吱呀着打开。

       看着人类完全没有醒过来的意思,卡西迪奥只得蹲到他面前,右臂环住他的腰,把他以脸朝下的姿势扛在自己的肩膀上。他随即不怎么费力地站起身,左手轻轻地扶着人类,踏着最平稳的步伐走过走廊。要是有其他天使此时经过他身边,光是看他那一成不变的表情,可能还以为他手里只举了本书。

      动作流畅地把迪恩放平(摔)在他自己都几乎没睡过的床上,卡西迪奥摒着气等了几秒——还是没醒。

      无奈地叉着腰站在床前,卡西迪奥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盯了半天,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他凑上去把人类的脚从鞋子里掰了出来,又艰难地从橱柜里抱出一条大棉被盖在他身上。轻轻地掖平被角,天使紧蹙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这样看着就好多了。

       扯掉领带,脱下外套,天使轻手轻脚地把自己的小板凳搬到床脚,坐下。他最后看了一眼遮盖在被子下面正在发出奇怪呼噜声的人类,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了一点。

       温和的月光穿透窗帘,抚过卡西迪奥沉静的侧脸。作为惯例,天使的嘴里机械地喃起祷文,心却第一次被其他事物占据了。


       ——或许明天早上,把自己的那份面包给他吧。
         

——————————————————————————
      
      节奏感阵亡了。打扰了.jpg

      难得这个设定下的卡西比较软,就让他们先居家(盲目乐观)一会儿吧。

      (我这辈子是学不会写小言了....

————————————————————————————

      其实被扛上肩的时候迪恩就醒了,只不过因为一整杯"咖啡"的后劲还一直迷糊着。

      迪恩内心:这个呆天使,哪有被这么摆弄还不醒的,真当我是死人吗。算了,懒得睁眼了……(裹紧自己的小被子)……呼……

评论(4)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