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D】PARADISE.Ⅲ

天堂乌托邦设定。

这是超短的一章……下一章一定不让他们居家了……






      迪恩做了很长的梦。他看到小萨姆温柔的眼睛,父母亲微笑的脸, 丽萨柔软的黑发。

       然后是一片黑暗,深黑色的鲜红的血。他眼睁睁地看着身边的人影一个个倒下、消失,最后只剩他一个。他叫喊,却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他于是透过一个钥匙孔拼命向外看去,只看到恶魔与天使狼狈为奸,数不尽的怪物在张牙舞爪。他的心苦涩地发痛。

      突然,一切都消失了。

      四周是漫无边际的蓝色的海水。迪恩从海底缓缓地浮了上来,却没有对氧气需求的急迫,一切都是那么平静,……安全。

       就像假的一样。这种他从不配拥有的幸福感。

       腹部的一阵不适把迪恩拉回了现实,他被饿醒了。

       花了两秒时间适应明亮的光线,然后,他看到了那片蓝色的海。带着缱绻的笑意注视着他,永远不用睡觉的眼睛。

        迪恩一个激灵翻了起来,声音沙哑地控诉:"卡西!你不要告诉我,我睡觉的时候你就这么……坐在那儿一直盯着我?"

       天使看着迪恩语无伦次的样子,疑惑地眯了眯眼。

        "……早上好?迪恩。"

        迪恩泄气地打了一下被子,他决定找个时间好好和他谈谈个人空间的问题。而现在——
        "我饿了。你说你们这里是有面包的对吧。"

        "没错。可是你起的有点早了,迪恩。还没到'起床'的时间呢。没有听到大天使的铃声之前,没有人可以出门。"卡西迪奥望了望时钟——遵守作息时间是基本纪律。

       绝望地做了个抱头的姿势,迪恩把自己摔回了柔软的床上,鬼知道这希特勒时期一样的集权社会还有什么古怪的"行为规范"呢。他赌气地把被子拉过自己的头顶。

       "那到起床时间了叫我,妈咪。"

       "你不是小男孩了,迪恩。作为人类的生命周期来说。"卡西迪奥眉头一皱,"还是说,你在撒娇?" (陷在床褥里的孩子在早晨赖在被子里,通常就是撒娇的表现。卡西迪奥自以为已经非常了解人类的小心思了。)

        用力地扔掉被子,迪恩半撑起身,以非常明显的"你咋回事"的眼神盯住卡西迪奥。
        他现在必须、并且很快就理性地解释了关于开玩笑和认真说话的区别。

        "……"回应他的是无辜极了的表情。

        "噢——我想我懂了,迪恩。"

        再没下文。

        太没说服力了。迪恩干脆懒得解释,也不想睡了。他垫好枕头靠在床边,开始点评起天使的公寓(当然,顺带说了一大通只有他自己能理解到笑点的嘲讽)。
        看着天使扁着嘴又说不出话来反驳的样子,迪恩就觉得心情好了不少。笑话够了,他便安静下来,和卡西迪奥大眼瞪起小眼。

        清晨的慵懒也似乎使迪恩忽略了气氛的变化。

        脱去了风尘仆仆的外衣,身着白色衬衫的卡西迪奥几乎和室内的背景色融为一体。

        粉色的曙光打在他毛茸茸的头发上,顺着他软塌着的肩膀滑下去,还有一些则溜进他敞开的领口。天使的轮廓变得模糊而漂浮,同时也柔软地要命。湿漉漉的蓝眼睛中露出的那种令人心醉的神色,让人不禁想要拥抱他——把下巴搁在他头顶上的那种。

        迪恩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大跳,他赶紧把视线移到窗外。
        一定是我睡迷糊了。他这么告诉自己。

        起床的时候,迪恩假装不经意地在说着一堆废话的间隙揉了一把卡西迪奥的头发。就和想象中的一样柔软,他暗自想着,和没事人一样的走开了。

        ……他一定还没睡醒。卡西迪奥这么想着,把到嘴边的疑问咽了回去。

        不到一天的相处,迪恩已经几乎摸清了天使的脾气。除了在涉及"普通天使日常行为规范"的时候能够滔滔不绝,对于其他东西,这个感情缺乏的天使似乎都没有什么兴趣。

        于是迪恩开始了他的尝试。

        "你们所有人都住这种单身公寓吗?" 

        "……没有意义的问题。我们彼此之间不存在任何血缘关系,天堂的空间也足够大。"

        "那你们就从来没有过……嗯呣,和异性同处一室的需要?嘿,我可不相信你活了这么几千年从没睡过一个女孩子……呃,另一个天使之类的。"

       "天使不需要这方面的欲望。"

       "这又是那些大天使规定的吗?你就不记得最早、最早时候的感觉吗?你自己的愿望?"

        自己的愿望。最初的。卡西迪奥愣了一下。回忆过去对他来说确实越来越困难了。更多时候,他会和其他天使一样,选择相信大天使的那套"天堂"从古至今都存在的言论。

        相信世界从他出生以来就是这样的。相信没有自由的的绝对秩序就是最大的幸福。

       于是,很长一段时间,卡西迪奥把自己的心灵封闭了起来。在这个世界,这也是最保险的做法。 

      他甩了甩头,觉得人类的问题太愚蠢了。

        最后,在收获了卡西迪奥的一枚白眼之后,迪恩的尝试便宣告失败了。

        今天的公共食堂十分安静。仅仅咀嚼面包并不需要发出太大的声响。

        所有人都好像忘了昨天不了了之的盛典,新一天的报纸也对此只字未提。事实上,卡西迪奥很清楚,就算等哪天大天使们终于准备好了他们需要的皮囊,再把那一天称为"天堂一千周年纪念日",天使们也会用同样的热情庆祝这再一次的盛典——就好像意外从未发生过。

        卡西迪奥看着面前狼吞虎咽的迪恩,喉口一阵发紧,这个意外的中心。虽然表面上看似平静,但大天使的追捕随时都可能从天而降。而他们将束手无策。卡西迪奥不动声色地捏了捏拳头,他必须找回自己原有的能力……天使之力或者什么的,被大天使抢走的所有他应有的东西。

        毕竟卡西迪奥早已经不是一个战士了。他本应该老老实实地做他的文书工作,享受他风平浪静的生活……但现在,想要保护对面那个人类的念头却占据了他的意识。
        
        如果说一开始是或多或少看在加百列的面子上,那是否在这条不归路上越走越远,就是卡西迪奥自己的选择了。

        迪恩在忙着吞咽食物的同时,没有忘记观察着周围,还有卡西迪奥。卡西迪奥的脸上一阵阴一阵晴,伴随着皱紧的眉头,都让迪恩觉得有些不妙。他开始思考如果这时候卡西迪奥抛弃他,那他一个人找到中心花园的几率有多少。

         "嘿,卡西?你还没动过你的面包呢。"
         他看着天使纠结的样子,害怕听到他不想听的回答。

         "噢,"卡西迪奥缓了缓神,把盘子推给迪恩,"给你。你显然比我更需要它。"

        迪恩愣住了,随即放松地轻笑了一声,他忍不住拍了拍卡西迪奥的肩膀:"谢了,兄弟。"(迪恩不知道自己的警戒心去哪了,或许在昨晚被盖上被子的时候就崩塌了吧)

       卡西迪奥保持着侧过脸的姿势,嘴角也露出一丝笑意。他感到一阵来自心底的暖意。"跟着他。"他听到自己的心这么说。

       很长一段时间,卡西迪奥把自己的心灵封闭了起来。在这个世界,这也是最保险的做法。

       但悄声无息的,自由的风开始吹进他密不透风的心墙。卡西迪奥感到他消失已久的灵魂开始一点点拼凑起来,他不知道这个男人会导致他走向哪里——阴气潮湿的墓穴?暗无天日的牢狱?

        一瞬间,食堂里的其他天使都好像凭空消失了。他能感到的,只有迪恩手心的热量传到他的肩膀,他的视野所及之处,只有迪恩瞳孔里那片绿色的海洋。


       他第一次没有警告迪恩不要在公共场合这样表现——他想他不怕了。








地面上————

       留守儿童sam:???说好的阻止天启呢?这么久就撩到了一只天使算是什么成就啊!

       加大:不要小看那只天使觉醒之后的实力啊……(看戏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