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Exist Only For You.(上)

Ferryman AU

摆渡人格雷森x普通人(动物爱好者)达米安

*大半夜的激情脑洞 

  原本打算一发完的,然鹅写到第二天也没写完

  设定来源:《摆渡人》(没看过的就字面意思也能理解一下……吧?)






     达米安撅着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不耐烦地翘起脚,无视站在一旁的老管家的劝告。

     "达米安少爷,你父亲在十五分钟之内就要回来了。我劝你还是至少去钢琴前坐着,这样他就不会注意到你又赶走了第五个钢琴老师了——"

       "不要管我,阿尔福雷德。是时候和父亲讲明白我再也不想碰那个无聊的乐器了!"

       十四岁的少年恨恨地把脚搁在价值不菲的玻璃雕花桌面上,一旁的管家见状只能叹着气走远,他已经预见到了他家的老爷回来之后又会有怎样一场恶战。


       "哔"

       达米安条件反射性地一抖。
       熟悉的跑车上锁声。他的父亲——全市最有名的连锁公司总裁布鲁斯·韦恩——回家了。达米安摒息凝神地盯着大门。

       门打开了。走进来的男人疲惫的表情让达米安刚刚摆好的架势软了一点,他在想这是否是一个吵架的好时机。      


       "达米安,你的家庭教师呢?"
        
       一听到这个词,达米安马上从沙发上跳了下来,同情心消失殆尽。

       "跑掉了。我想你没必要给我请任何老师了,最好永远别,父亲。"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了这几句话,达米安向前了几步,"我什么都可以自学,你知道的!除了那该死的钢琴。"

       "你一时冲动了。"布鲁斯只看了他一眼,就转身脱下外套,往厨房走去。"你还太小,没有判断能力。"

       "别再把当我小孩了,布鲁斯!"达米安挥着拳头,边追边喊,"别忘了,你从小就让我进行武术训练,我早就不需要那种幼稚的看护了。"

       "几招花拳秀腿不能代表什么。"布鲁斯冷竣的口气没有改变分毫,"要做韦恩集团合适的继承人,你需要心理时刻保持冷静和强大,而不是像个孩子似的总是哇哇大叫。我叫老师教给你的都是你必须学会的技能,不管是经济管理上的,还是社交方面的。"

       达米安冷哼一声:"噢,你是要我像你那样整天穿着西装三件套,在办公室和舞会间像企鹅一样走来走去,还要摆着那副伪善的笑容?"他瞥了一眼身边的水晶三角钢琴,"时不时还要卖弄一下这种无聊的技艺来逗那些胖子企业家开心,就像……"

       "别说了,达米安少爷。"在一旁听着的管家忍不住开口道,"布鲁斯老爷,你是不是也考虑一下小少爷的愿望呢?你这么逼着他做继承人有点太急了。据我观察,小少爷倒是很喜欢小动物,或许我们可以让他在家有个伴……"

       "忘了它吧,阿尔弗。达米安连自己都照顾不好,不可能还要养什么宠物。之前他擅自买了一只熊猫回来,然后我的文书都被它吃光了你忘了吗?"
       布鲁斯看了怒目圆瞪的男孩一眼,拉开椅子坐了下来,"不必多说什么了,他迟早会照着我给他铺好的路走的。"

       "我偏不!"达米安感到一股无名的怒气喷涌而出,他狠狠地甩出一拳,正好打在水晶钢琴的琴键上。昂贵的钢琴键噼里啪啦地掉落满地,直到最后一个落完之外没有人开口。达米安只觉得指节骨火辣辣地疼,心里却是一阵冰凉。

      "去你的房间,达米安。"


      "喀嗒"


       门被锁上了。达米安气鼓鼓地坐在床上,一直到天黑了还没缓过来。他留心听到了家里其他人进入卧室的关门声,然后一咕噜翻了起来。

        他套上一双绿色的筒靴,迫切地系好鞋带,然后掂着脚尖爬上窗台,推开窗,他小心地踩着屋脊一路往下,任凭风把他的头发吹乱。他开心地笑着(虽然是无声的),然后畅快地呼吸了几口夜晚清新的空气。

        "老东西还想困住我。别说五楼了,就连五十楼都没有用。"他愉快地想着,墨绿的眼睛闪出光亮。突然,达米安听到了一声猫叫,他抬头看去,家里那棵巨大的柚子树上果然闪着两只黄悠悠的眼睛。
  
        "嘿,你好啊。"达米安小心地靠近,再靠近,树枝看似近在咫尺。他用力地跳了过去。
        "!"
        然而达米安预判错了距离,他抓了个空,失去了重心的身体垂直向地面摔去,直接砸在了布鲁斯的车上。

       不能叫,否则会被发现的。满脑子都是这个念头的达米安昏昏沉沉地趴在地上,却绝望地听见身边被砸出一个大窟窿的车开始扯着嗓子叫了起来。
   
       该死的安保系统。他完了。


       "嘿,不起来吗?"

        达米安惊了一下,他抬头望去,是一个陌生的男人,身材像是二十岁出头,脸上还挂着不明所以的笑容。

        "……"达米安警觉地站了起来——他都没意识到自己压根没受多大的伤。"哪里来的小偷?"

      "我不是啊?这儿的街道可不属于你们家。"男人顿了顿,"如果你想要离家出走不被人发现,可要赶快动身了哦。"
         
        达米安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果然几个房间的灯已经亮了起来。  

       "那我们快走。"达米安急匆匆地冲出去几个街区,然后犹疑地停了下来。

       "怎么都没听到什么动静呢,难道老家伙光顾着心疼他的车了?"他回头望了几眼,只看到那个一直跟着他的男人。只看到他一个人。他愣住了,周围的黑夜像是吞噬了一切,原本的街坊,楼房,全都看不见了。达米安的后背嗖嗖地冒起冷汗。

       "什么……"

       "冷静一点,达米安。这没什么的,只管往前走吧。"

      "哈?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你好啊,韦恩之子。"达米安听到男人笑了笑,就好像在嘲笑他的迟钝一样,当然了,他的名字从刚出生起就频频见报了。

      "我叫迪克·格雷森。"

      叫迪克的男人自顾自地向前走着,就好像知道达米安会跟着一样。

      而达米安只是忍不住好奇,他紧紧地跟了过去,"迪克是我给养的第一只宠物取的名字。没想到还真有人会叫这种名字啊。"

      "哈哈,"迪克丝毫没有被冒犯的意思,他清朗的声音从前面传来,"那我们就算是熟悉咯?"

      "哼,闭嘴吧。我的乌龟可是无可替代的,格 雷 森。"

      "迪克是一只乌龟?啊呀,失策了。"

      "什么?"

      "你看——"迪克突然转过身来,拉着胸口的衣服指给达米安看。

      他们身边正好是一盏路灯。借助着光,达米安看清楚了迪克衣服上的图案——一只线条僵硬的,蓝色的展翅飞翔的大鸟。


       "……至少它也是小动物嘛。你不喜欢可爱的小小鸟吗?达米?"

       迪克注意到达米安嫌弃的表情,用哄孩子的语气说道。而这话在达米安听来却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呃,你管这畸形的玩意叫什么?"达米安白了他一眼,不自在地抱起手臂。

       在路灯下,这个奇怪男人的蓝眼睛正奕奕地朝他闪着光。他黑色的头发轻柔地遮蔽到脖颈的位置,勾勒出漂亮的面部线条。达米安愣了一下,意识到自己没有控制好目光,他迈开步子就要往回走。

       "你是个奇怪的人,格雷森。我要到其它地方去了。"

       "等等,"迪克的声音从身后响起,他轻轻地按住达米安的肩膀,"你想要往哪去?小孩子一个人在晚上走路可不安全啊。"

       达米安下意识地甩开迪克的手,回过头:"那你又想带我去哪?"    

       "有趣的地方。"迪克眨了眨眼,而那竟然该死地吸引住了达米安,达米安发现迪克正半蹲着身子和自己平视,他的眼睛里满是自信而温柔,"跟我走吧。"

       达米安不知跟着男人走了多久,他一路踢着路边的石子,紧紧盯着迪克健美的背部线条,脑子里面一片混乱。缺乏真实感的街道,仿佛有心灵控制能力的陌生男人,这条一望无尽的道路……他的直觉告诉他必须要做点什么。

       "如果我不是在做梦的话,告诉我,格雷森,为什么这条路上一辆车也没有,为什么我连一家灯火都看不见?这是哪儿?"

       迪克的脚步没有停顿。他知道到了这个环节,能瞒住事实多久就瞒多久。

       "没事的,跟着我你很安全。等到了目的地,你就能想看什么就看什么了。"

       "不,我凭什么相信你?"

       "……因为你回不去了。你现在只有跟着我,才不会迷失在黑夜里。"

       "哼,我,韦恩之子,会迷路?我不走了。除非你好好回答我的问题。"达米安岔开脚立定,两臂抱在胸前。


       两秒,十秒,三十秒。


       迪克无奈地折了回来,他本以为达米安会和其他人一样被恐惧打倒然后自觉地跟上来。可他显然小瞧了这个男孩的倔强。

      "嘿——达米。"

      迪克蹲在男孩面前,男孩缩了一下,可还是没有动。迪克想要抚平他隆起的眉头,却被一巴掌打开了。他笑了笑说:"你想要知道这一切为什么那么怪异吗?不如你告诉我,最先发生的怪事是什么?"

       达米安眉头皱地更紧了,"是你突然出现在我眼前。"

       "噢,然后呢?"

       "然后我就站了起来和你说话啊。"

       迪克咬了咬下唇,他决定不再和他绕圈子了。"那是五楼,达米。你从五楼摔了下来,头朝下砸在汽车上,然后……滚到了地上。"

       最后毫发无伤的站了起来。

       他眼睁睁地看着小男孩的表情一点点瓦解,锋利的眉毛软了一点,又软了一点。


      "所以我死了?这是我的灵魂?"


       迪克只能点点头,然后把手搭在男孩的手臂上,这次没被躲开。迪克的蓝眼睛在暗处看上去像是一潭冰冷的死水,他静静地等候着男孩的反应,不管是大喊大叫,誓不相信,还是痛哭起来——他知道这一切都会被他摆平的,最多麻烦一点。


       但达米安没有哭,也没有闹。他小小的脸憋的通红,眼泪只一个劲地打转。

       "……可我只是踩空了一脚,我本来想,我最多也只会被父亲抓回去关个几天,再逼着我去上课我也认了……可是……"男孩的声音微若细蚊,"可是他一定会崩溃的,如果看到他一直竭力要保护的我……"
       他顿了顿,像是在认清现实。

      "死了的话。"

      他从没意识到他会有一天这么后悔,为违背了父亲而后悔。但说什么都晚了。时刻保持内心的冷静和强大。达米安记住了父亲的话,他决定把它执行到底。他不能哭,他不是孩子。

      达米安拨开迪克,垂下头径自往前走。迪克愣住了,接受信息如此主动而快速的灵魂,他倒是头一回见。


       他站起来,看见达米安边走边小幅度地抬起了手臂——像是在擦眼泪。

       迪克突然心疼起来——明明没有必要,可他却想要好好地把男孩抱在怀里,拍拍他的背。天知道他此时多么希望达米安能和其他小孩一样哭闹一场。

       还没开口,迪克就听见不知来自何方的大风狠狠刮过,头顶的乌云开始黑压压地密布起来——达米安心象的反应产物。

       他知道他必须要阻止这场风暴,于是大跨步赶到达米安身旁,尽力挑起心情低沉的男孩的兴趣:"达米~,那你想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

      达米安看了他一眼,没有开口。

      "我是带你走过这条路的向导哦,我是灵魂的摆渡人。有我保护,灵魂就会安全地到达另一端啦。"
     迪克揽过达米安的肩膀,小心地观察着他的表情。

       "另一端是什么?"

       果然。

       "我也不知道……我从没去过呢。"他捏了捏达米安的肩膀,感受到一阵嫌弃的扭动,"想听故事吗?"

       "完全不想。"

       "这就是问题了。你明明才十四岁,可却不似一个孩子。以往我碰到这个年龄的灵魂可是最头疼的,既不能像对幼儿一样地哄骗他们,又不能像对成人一样地和他们讲道理。"迪克注意到大风已经减弱了一些,他看着男孩矮矮的头顶,"你很特别,达米安。"

       达米安假装没听见最后一句话。


       "你是怎么哄骗小孩子的?就靠这蠢爆了的蓝鸟衣服?"

       "当然不是。我了解每个要带走的灵魂,也知道如何变成他们最容易相信和依赖的模样。"

        他变成'迪克·格雷森'的原意就是想充当一回男孩温柔的大哥之类的角色,但他现在却想开个玩笑。
       


        "比如,变成他们的爱人。"


       达米安听的头皮一阵发麻。"什么?"  

       "什么?"迪克笑意盈盈。

       "……这,这太不道德了,格雷森,刺探人隐私什么的。"达米安控制了一下快速的心跳,加重了语气,"况且,就你这样子对我可半点吸引力也没有。"

       风已经完全停了。乌云散去,竟然还露出了几颗星星。迪克今天看到的惊喜太多了。他感到达米安已经无力甩掉自己的手,步伐也慢了下来。

       "我们休息一下?"

       "有什么意义吗?"

       "你现在还没适应,达米安。你仍然保留着躯壳的习惯,现在已经半夜了,你应该要睡觉的。"
       


        他们又停在了一盏路灯下。这次,路边竟出现了一张长椅。
    
        "太诡异了,是你变出来的吗,格雷森?"达米安已经干脆把他当成这一切的制造者了。

       "不完全是。"迪克朝他眨了眨眼睛,拉着他坐下。男孩经历了太多痛苦,疲倦一下子就涌上来淹没了他,以至于身子马上就歪到了迪克身上。

      迪克安静地笑着,看着男孩的小脸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真实而静谧。到底还是个孩子啊。迪克看见男孩眉心的皱纹,想要伸手将它揉平,却又缩了回去。

      这只是个任务,迪克对自己说,不要在意这么多。
   
      他于是轻轻地帮男孩把兜帽戴上——是一个隐藏地很深的绿色恐龙帽子。迪克忍不住笑了,如果现在还有恐龙,这个小败家子可能会真的会买一头回去吧。

       迪克深吸一口气,把他的头枕在自己腿上。他希望他能睡个好觉,虽然这没有什么意义。





米总我对不起你让你死的这么蠢(bu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