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Exist Only For You.(中)

      Ferryman AU

      摆渡人格雷森x普通人达米安



       "嘶啦——"
    
       达米安隐约听到不远处传来的奇怪声音,像是白蚁在啃食木板,又像是成千上百只毒蜂。梦里,他只觉得天旋地转,身体凉地好像不是自己的。

       他本能地把头缩进温暖的兜帽里,试图抵御那些恐怖的声音,但无济于事。他几乎分不清那声音是在外面还是就在他耳朵里。

       半睡半醒中,达米安感到头枕着的温暖物体动了动,他于是本能的抱紧了面前的东西。


       警惕地望着在黑暗中扑棱着翅膀的生物,迪克不由担心地看着他们头顶那盏忽明忽暗的路灯。虽说只要有光的地方,那些恶魔就靠不近灵魂的身,但这次它们的来势太凶猛了。

       弱小纯洁的灵魂——这让它们像无头苍蝇一样横冲直撞,又发出气急败坏的叫声。

       达米安。

       这一单任务注定不会轻松,迪克叹了口气。

       就在这时 ,一直安静着的男孩突然伸手抱住了迪克的腰,好像生怕他离开。那些该死的恶魔或多或少还是影响了他的睡眠,迪克想着,却又不敢再动,只是轻轻地用手抚着男孩的背。迪克感受着那不一般的触感,一种奇怪的感情在他心里升腾起来。

       达米安发出一声微不可闻的呼噜声,脑袋又往迪克的腹部贴了一点。

       迪克忍不住笑了。这孩子不会真把他当作抱枕了吧。迪克是不知道人类的宠物到底有多可爱,但如果让迪克选一个养,他会毫不犹豫地选达米安。

       唔……这样的想法可不太妙啊。迪克暗自思衬着,盯着熟睡的男孩发起了呆。

      不知不觉中,路灯的光暗淡下来,恶魔也销声匿迹了。迪克抬头望去,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是新一天的太阳。是时候动身了。他推了推达米安的肩膀,耐心地等着他醒来。

      达米安只觉得鼻子里有什么东西痒的难受。他略带嫌弃地远离了一点昨晚被他当抱枕使的迪克的腰,然后缓缓翻了个身。

      勉强睁开眼,达米安看到一双微笑的眼睛正看着他,背景,是散发着微光的蓝色天空。 


      "早安,小D。"


      "呃!格雷森!"

      达米安不顾昏胀的脑袋,一个咕噜翻起来爬到长椅的另一端,恐龙兜帽也歪到了脑袋后面。他回过头敌视地望着迪克。

      "你在我睡觉的时候对我做了什么?"

      迪克的表情真的不能再无辜了。但微弯的笑眼还是出卖了他,仿佛面前是自家炸毛的小猫。

       "我想让你睡得好一点,就免费给你提供了人肉枕头。"

       "Tt!"

      达米安的脸开始红起来,明明自己也基本猜到了,却完全不想承认。

      "那刚才我鼻子前面,毛茸茸的很痒的东西是什么?"

      "噢,"迪克的眼珠子转了转,拉了下自己的上衣,"我想可能是你拼命抱着我腰的时候,蹭到了我衣服上的毛线吧。"

      "你说什么?我怎么可能……"达米安的声音不自觉地提高了八度,还没等他来得及为此感到羞愧,只一想到自己昨晚入眠的姿势,他就想从一百楼跳下去了。……如果还能有第二次的话。

       看着男孩小小的脸涨的和番茄一样,迪克哈哈地笑了起来,全然无视对方那要杀死人的目光。

      "格雷森,你给我住口!从没见过笑的像你这么蠢的人,"达米安努力稳住声音,想要挽回一下自己的面子,而迪克只是笑的更厉害了。


       "作为一个摆渡人,或者其它什么东西,你的职业道德肯定超差。"


       这句话点醒了迪克,他曾接触过许多灵魂,这却是他第一次这么开怀地大笑。意识到这一点让他着实惊讶了一下。

       在迪克走神的时候,达米安只当是他认输了,便跳下椅子环顾起四周。

       朝霞的光辉下,周围的环境竟然变得和夜晚时完全不同,它变成了一个金属色的灰白世界。 崎岖的碎石小道,各种坍塌的建筑和废墟,看不见任何生气,就好像超人和蝙蝠侠刚刚在这里打过一架一样。

       或许还不止一架……达米安远眺过去,他身后的一张长椅和一盏路灯仿佛是这个世界唯一完整的东西。他没敢转头,生怕看见那两样东西也消失了。


       "喂,格雷森,接下去往哪走?"


      他努力振作起来,不让自己的脑子去想过去的事情。


       "唔,"迪克的声音颇带有些欣赏,"从前的灵魂都要我死拽活拽才肯往前走,你倒是精力很充沛嘛。算了,你能把它当做一次远足也好。"

       "去你的远足,我又不是小学生。"

       达米安本能地不喜欢他的摆渡人把他和其他灵魂作比较。事实上,只要一想到迪克所有的温柔和迁就都只是为了让灵魂配合他完成任务,达米安就觉得一阵冒火,有种被耍了的感觉。

       他愤愤地往前走,打定主意无视这个玩弄别人感情的混蛋。靴子的硬胶底踩在碎石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他又走的不快,这在迪克看来就像一个蹒跚学步的小娃娃。

       迪克上扬着嘴角看了好一会儿,都没意识到自己的表情足够进监狱了。直到达米安已经走出去五六十米,他才反应过来:

       "嘿!D!走反了!"

       达米安闻言僵在了原地。迪克担心他会一个赌气只管往前走,可达米安只是虎着脸转过身,在走过迪克身边的时候狠狠地用肩膀撞了一下他。

       "噗,抱歉,抱歉。"迪克捂着肚子跟上去,"从现在起我一定会做一个尽职尽责的摆渡人的,我发誓。"

       "哼,我才不需要你呢。"

       达米安又一如既往的嘴硬起来,他本来就天不怕地不怕,更何况现在早就死过一次了,迷失在这里和到达什么鬼终点对他来说都一样。


       反正都没什么意义了。


       达米安不是没想过胡搅蛮缠一番来躲避现状,他也很想骂这些东西都是狗屁,但生死的规律就摆在他面前。

       他知道那么做只会使他更难堪,更痛苦,而结局显然是无法改变的。暂时忘记痛苦的办法唯有向前走——他也不敢回头。

       迪克没有像往常一样在前方领路,而是控制着步伐走在达米安身边,只在一些拐角处做了必要的指引。

       他潜意识里觉得自己应该看好这个孩子,可又怀疑自己是否做的太过。他向来善于体谅人,会对每个灵魂无私地奉献出同情和关怀。

       但也仅限于此了。


       他那沉静而触不可即的内心,从来没有起过一丝波澜。

       而达米安的到来就像是一枚鹅卵石,啪啪地在他心上激起着涟漪。迪克知道自己不应该拥有这样的感情,他甚至不应该拥有一个"灵魂"。这在他开始迎接第一个任务时就定好了。


       他是摆渡人,从不会在任何一方停留。


       但迪克还是迪克,他不会因为担心这种东西就闭嘴。

        "你走的真的很急啊,达米。"迪克轻松地开口道,"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在这里耗费太多体力,前面的路要难走一百倍呢。"

       "管好你自己吧。"达米安翻了个白眼,他倒是想试试对灵魂来说有没有体力透支这个东西。

        看着达米安没有放慢脚步的意思,迪克只好耸耸肩。

      太阳光不温不火地撒在他们周围的废墟上,空气中飘扬着细小的金黄色的尘埃。

      达米安感到贴在他身边的男人投下的阴影,觉得别扭又说不出口。达米安偷瞄着迪克,只见黑色的针织衫紧紧裹在他身上,勾勒出足以让姑娘们尖叫的美好身材。尤其是那只线条诡异的大蓝鸟下面,正好是男人鼓起的胸肌。达米安很怀疑他变成这个样子到底是想勾引谁。目光往下,男人腰间的线条倏地变窄,光滑地滑过小腹。达米安隐约看到那里掉了两根线,一想到昨晚,他的脸又刷地红了起来。

       老天,他可才十四岁。

       恍惚间,达米安一个脚滑,然后慌忙在迪克凑过来搀扶之前站稳了脚跟。不知道是因为心虚还是什么,达米安死也不愿意让迪克碰自己,他觉得自己的脖颈变得汗津津的,直冒热气。

       "怎么了,很累吗?"

       "Tt,没有。"达米安快速地回答,想都不用想迪克现在肯定在嘲笑他的体能。他于是口气不好地问道:
       
       "我说,格雷森,你不是人类吧。"

       "不是啊,我的记忆是从第一次任务开始的。"迪克笑了笑。

       "那你肯定感受不到累,热,或者冷喽。"达米安语带嘲讽,"每天只能带着死人走来走去,却一点真实的感觉都没有,你的生活可真悲哀。"

       "唔,你说的是没错,"迪克挠了挠下巴,"但我的工作也不一直那么无趣啦……"


       "哼,我就算死了,也曾经有过美好的回忆,有过朋友和家人,总比你这种没有过去也看不到未来的存在要好。"


       达米安的嘲讽一旦开始了就很难停下来,他扬起一根眉毛。


       "你就是一个被命运耍了的悲剧。"


       一个个字像连珠炮一样从达米安嘴里出来,隐隐刺痛了迪克的心。

       "……嗯。"

      达米安惊讶地抬头,迪克居然没有和他预料地一样发起怒来,而是仍然挂着微笑。只是那蓝眼睛里多了一抹沉重的铅灰。


       "你是对的,达米安。你很幸运。"

       而我,从来无法得到哪怕一秒,拥有炽热生命的感觉。


       迪克的声音很轻。

       达米安准备好的一肚子嘲讽,一下子像肥皂泡一样破了。他甚至开始后悔自己说的话。他从来都只在事后,才反应过来别人也有情感,也会伤心和难受。

       而这次,迪克的回应让他甚至没有一个道歉的机会。

       自从迪克噤了声之后,两个人的气氛就变得低沉起来。达米安低下头,看着迪克黑乎乎的影子。他不敢抬头看他的脸。他受伤了吗?没有灵魂的人,也会难过吗?


       不知走了多久,达米安突然感到前方吹来一阵阴冷的风。他皱起眉头,看到前面的废墟中陷出一条沟壑,边缘是一些断掉的钢筋和破碎的砖头,就好像地表被强行拉开了一道缝。达米安不自觉地放慢了脚步,而迪克却没有任何改变。

        他面不改色地走到那道裂缝前,踩在一块破砖头上探着身子朝里张望。幽暗的地下又吹起一阵阵阴风,达米安看到迪克的身子晃了晃,像要掉下去一样。他赶紧跑过去,一把把他拉了回来。

       "你傻掉了?反应机制失灵了?"达米安下意识地攥紧迪克的袖口摇晃了两下,"没有我,你会掉下去的知道吗!"

       迪克眨了眨眼,有些惊讶地看着达米安。"你是在为我着急吗,达米?"

        "Tt!"达米安鼓起脸,"你就不能不要这么肉麻吗?你自己也说了,你是我的摆渡人,你至少也……我,我至少也要保护你的生命安全吧!"

       "噗,那就谢谢你了。"


        看到熟悉的笑容又浮现在迪克脸上,达米安仿佛觉得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就在他准备开口地一刹那,一股看不见的力量突然将迪克甩到了一边,与此同时,一片黑压压的生物从他背后的幽谷中冒出,铺天盖地的尖鸣声瞬间响彻达米安的耳畔。

      "我梦里的恶魔!"

      "那不是梦,达米,它们是冲着你来的,快跑!"

      迪克已经站了起来,他来不及再跑到达米安的位置,只能拼命朝一个方向挥着手臂。

       "我?它们,为什么……"

       达米安只觉得口干舌燥,心跳地好像要蹦出来,他知道这会儿迪克没有时间来和自己解释这么多,只好往他指的方向飞速奔去。迪克也迈开步子跟上来,这波恶魔的能力完全在他估计之外。

       多年的体能训练在此时展现了效绩,达米安以平生最快的速度冲离那个幽暗的深谷,他惊讶地发现天已经不知不觉地黑透了。

     他气喘吁吁地停在一片残垣绝壁前,那里几乎无路可走。

       "格雷森!"

       达米安回头望去,只见迪克正拼命往这里跑来,他的背上还挂着几只恶魔,那蝙蝠一样的生物用利爪撕扯着迪克的衣服和头发。

         但迪克好像并不在意这些,他的声音穿透了一切喧嚣:"达米安,快跑!去找光!"
       

         去找光。


         达米安在心里重复了一遍,但他却挪不动脚。

         他眼睁睁地看着迪克用不知哪来的木棍击打着恶魔,把冲在最前面的几只使劲往后拉。达米安知道迪克在为自己争取时间,他也从来不是感情用事的人。

      "别死了,格雷森!"

       咬着牙转过身,达米安拖着如同灌了铅的身体在废墟上奔跑跳跃,绕过一个个障碍。

       恶魔的叫声离他越来越近,达米安不安地想到,迪克或许是对的——他确实需要在白天节省些体力。

       突然,一股力量猛地撞在达米安的背上,他一个踉跄,觉得五脏六腑都在颤动。还没等他缓过神,就觉得脖子被一股寒气扼住了,他握紧拳头朝那里打去,却只打到一团黑气——他碰不到它们。

       "该死。"

       迪克看到达米安的背影被一群恶魔挡住,心里十分焦急。    

      没门。它们绝对不可以在这里把他带走。

       不可以是他。

       迪克狠狠地扯掉叮在自己身上的恶魔,就好像感觉不到皮肉撕裂的疼痛一样。他跑到被困的小男孩身边,一把捞起他,用兜帽把他的头和脸裹地严严实实。


       "I got you,Dami,i got you."

       达米安只觉得自己落入了一个结实而温暖的怀抱,虽然颠簸地严重,但却稳稳地带着他向前行进着。        

       达米安自知自己大大拖慢了迪克的前进速度,他着急地喊道:"为什么我碰不到它们?你用的什么武器?让我下去帮你!"

       "不!达米,只有我能触碰恶魔的实体,保护灵魂不受它们折磨和吞噬是我的责任。"迪克的声音是达米安从未听过的生硬,"抱住我的脖子!如果你想减轻一点我的负担的话。"

       达米安照做了。迪克的后颈上滑腻腻的,他试图说服自己那只是汗水。

       达米安感到一股从未有过的无力感,只能做一个松松垮垮的任人摆布的布娃娃。他恨这无可奈何的现状,也恨自己面对这一切的无法控制的恐惧。

       "到了。"不知过了多久,达米安听到迪克的脚步声发生了变化,像是踩在大理石上的声音,他甩开帽子,看见迪克把身后的一扇大门用力关上,所有红着眼的黑影和气急败坏的尖叫都随着"砰"的一声消失在门外。

       达米安赶紧跳到地上,手却没有离开迪克。迪克的状况看上去糟透了,从上到下没有哪片衣物是完整的,十几个或深或浅的伤口里都渗出鲜红的血液。

       "格雷森……"

      迪克只是强撑着站立,说不出话来。达米安掂着脚,揽过迪克的肩膀,以防他摔倒。他喘着粗气观察周围,他们的保护所是一个废弃的大厅。大厅的窗边生满了莹绿色发着光的植物,它们卷曲的叶子缠绕在落地窗边,足以抵御恶魔的入侵。

       说是大厅,这其间只有一架四五米宽的巨大石梯,通往似乎并不存在的二楼,楼梯口是一张同样巨大的旧地毯,上面还隐约有些磨损的花纹。

       达米安搀扶着迪克走到那张地毯上,两个人一起躺倒在上面。一段时间内,他们只是喘着粗气,看着这个散发着绿色光华的房间。


       "你受伤了。"

       达米安冷不丁开口道,他爬起来跪坐在迪克身边,表情已经和平常无异。

       "哦,这没什么,嘶——"

       迪克也想要坐起来,却扯到了伤口,他只好勉强笑了笑。

        "我的体质和你们不一样,这些伤很快就能恢复的。"

       "……你或许不在说谎但你的笑容看上去真的很狰狞,格雷森。"达米安叹了口气,"少废话了,让我帮帮你。你需要包扎吗?"

       "唔,谢谢你,但我真的没事。你可以在天亮之前好好休息一下……"

       "我没有在征求你的意见。"

       达米安板起脸,直直地望着迪克的蓝眼睛。他用力撕下自己披风上的布条,把它绑在迪克伤的最重的右手臂上。

       在混乱中,就算它已经被恶魔抓的血肉模糊,却始终不曾松开达米安分毫。

       迪克有些惊讶地看着达米安熟练却温柔的手法,而达米安正在暗自庆幸布鲁斯曾经灌输给他的急救知识。

       为了方便操作,达米安把迪克的手臂搁在自己腿上。看着一脸严肃的小男孩,迪克隐约猜到了他心情低沉的原因。他搔了搔达米安的腰。

       "嘿,小D。如果你在为了刚才的事内疚的话,我想说那只是我的责任,你并不因此亏欠我什么。我当时没和你解释清楚是因为形势真的很迫切,而我真的没想到会发展成那样……"

       他顿了顿,感觉达米安包扎的力气在一点点加重,他不得不停下骚扰达米安腰的手指。

       "……简单来说,如果你被它们抓去了,灵魂就会灰飞烟灭。通俗一点来讲就是'死透了'。这样一来你就什么都不剩了。而我的任务就是避免那样的事发生……"


       "噢,是啊,任务!"

       达米安突然站了起来,迪克惊讶地看着他紧握的双手微微颤抖。

       "所以,你所做的这一切——拼命保护我也好,试图安慰我也好,又或是什么'让我睡得好一点',全是为了满足你那狗屁'责任感',全都是装出来的!不是吗!?"

       "你就不能哪怕一次,收起你那廉价的笑容然后说一句实话吗?该死的,比如承认这种强加给你的命运糟透了,或者你他妈真的伤的很严重?"

       "你就不能,哪怕一次,为你自己想想吗……"

       达米安的声音由大喊变到颤抖地连自己都听不下,他转过身背对迪克,不愿去看那双忧伤的蓝眼睛。        

       他绝望地闭上眼,牙齿咬着嘴唇直到渗出铁锈味的血,这些根本就不是他想说的话。


       迪克愣愣地看着达米安,千思万绪在一瞬间涌入他的脑海。这个男孩,是在为他担心?


      在这之前的任务里,迪克被当做过宣泄情绪的垃圾桶,被当过领路的机器人,也被当过空气……但这是他第一次,被当做一个活生生的人。

       一种热乎乎的液体充满了迪克的双眼,然后无声地滑过面庞,滴落在他的掌心。迪克曾见过无数人的哭泣,但他从未自己尝试过。


       他小心地坐起来,用仍然钝痛着的双臂环住了颤抖的男孩。

       "达米,谢谢你。"

       "什么?"

       "你让我想明白了一些事情。——我没有在故意讨好你,我发誓。实际上,我所做的一切没有一件是有违我心的。我想要保护你——就算没有什么任务,我也会这么做的。"

      "达米安,在你面前,我从没'装'过什么。"

      "就像我说过,你是特别的。"

      我真希望永远不要离开你。

      如果非要说迪克在隐瞒些什么的话,这就是他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的——他已经离不开达米安了。


       达米安缓缓地转过身,张了张嘴,犹豫着伸手拂过迪克的脸颊。

      "你怎么哭了?"

      "我也不清楚我怎么了,"迪克勉强笑了一下,"我好像在变得……像一个人类了。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坏事……"

      "Tt." 达米安假装嫌弃地皱了皱鼻子,嘴角却不可抑制地翘起。

      "少女孩子气了,格雷森。这是好事。"

      达米安胡乱拍了拍迪克的脸,然后挣脱开他的怀抱。

     "现在躺下,好好养你的伤。这下你总不能保证你的体质肯定比人类好了吧。"

      "嗯。"

      迪克偷偷贪恋着男孩掌心的触感,他想要把他抱在怀里,就像第一晚一样。但今天似乎没有什么理由可以这么做。

      达米安也半卧在迪克身边,盯着他被绿色荧光勾勒出的好看侧脸。 

      是真实的。他对自己的情感是真的,他这么亲口承认了。达米安想着,心里暖暖地好像含了一粒蜜糖。


      这就够了。


      不知道为什么,达米安并不担心迪克会离开自己,一向务实的韦恩少爷现在只愿意跟随他自己的感情。

      达米安解开兜帽,把它盖在了自己和迪克的身上,然后若无其事地躺下。

       "达米?"

       "闭嘴格雷森。我觉得你现在和我一样需要保暖,免得你明天拖我后腿。"

       "呃……谢谢你。"迪克的声音有些犹豫,但终究还是没说什么。

       达米安听出了不对劲,他转过身,看见迪克的表情是他从未见过的纠结。

       "你有心事。"

       "……"迪克扭了扭身体,就算只是一点小动作,但达米安还是看出来了。他在避着自己。

       "告诉我,格雷森。"达米安咬了咬牙,他几乎可以确定这事有关于自己。

      "你不是说你不会对我隐瞒什么的吗?!"

       迪克可不想看到达米安异常敏感的情绪又失控一次。

       "……好了,达米。我是撒了一个谎。"

       迪克看着男孩亮晶晶的绿眼睛,几乎又想开个玩笑搪塞过去。

      但这一次不行,迪克知道。他不能那么自私。

       "我之前说让你今晚好好休息,就好像我们明天还要赶路一样。但其实不是……达米安……这里就是终点了。"

       "你说什么?你怎么不早说?"

       "我,抱歉,我只是想多和你呆一晚上,没别的意思。我知道这很自私……"

       "终点在哪里?"

       "啊?"  迪克抬了抬下巴,"就在我们头顶。那个石梯的尽头就是。"

       达米安只是半仰起身子,眯着眼看了一会儿,又躺了下来。

       "我知道了。"

       迪克疑惑地看着他:"你不想现在就去吗?如果我没猜错,上面可就是天堂了。"

       "我对天堂没什么大兴趣。况且你的伤还没好,我可不想上阶梯的时候还要抱着你。"

       迪克的脸色沉了一点。

       "我不能过去,你知道的,D。"

      "不能去还是没试过?"

      达米安炯炯的眼睛盯着迪克,迪克觉得自己的理智在被一点点地吸进那绿色的漩涡中。

       "…没试过。"

       "那不就好了。"达米安松开眉头,随意地拍了拍迪克。

        他轻轻地挪动了一下,手指停留在迪克胸口的位置,摩挲着印象里的那个大蓝鸟。

        "喂格雷森,如果你真的变成一只蓝色的鸟的话我可能会更喜欢你一点。"

       达米安的声音听上去昏昏欲睡,他的呼吸轻轻地喷在迪克颈间。

      "我不能……"


      迪克此时却异常清醒。他知道他必须得把事实说清楚了,就现在。他感到自己的心脏紧张地咚咚直跳,但说出口的话却是——

       "我不能变成一只鸟,现在不行。"


       迪克自暴自弃地闭上眼,把达米安揽到怀里。

       他发现此刻他可以轻松地透过一件薄T袖感受到男孩的温度。


       "那样的话我还要怎么抱着你呢。"
       
       

评论

热度(8)